国家加密货币——金融隐私的终结者?
2018-05-16 7426 2

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正逐渐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目前,委内瑞拉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将国家发行的功能性货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俄罗斯、爱沙尼亚、伊朗和土耳其是少数几个有意创建国家加密货币的国家。

毫无疑问,我们无法避免货币的数字化。

事实上,世界上大约92%的资金都以数字的形式存在。现金支付最终将被数字支付取代。挪威、瑞典和丹麦等国家已经开始计划停止使用现金。

然而,货币数字化和发行国家加密货币是一回事吗?国家发行加密货币的新趋势对人们的金融自由和隐私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生活在一场无休止的战争之中

在当今这个电子化的时代,人们需要享有保留隐私的权利。个人的私事和秘密自然都是不希望人尽皆知。隐私,是拥有一种选择性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密码朋克宣言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整个世界进入了不同文化相互交织、相互碰撞的时刻。

万维网的开端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国防部资助了阿帕网项目的开发一事。1969年,计算机科学教授伦纳德·克兰洛克(Leonard Kleinrock)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实验室发出了万维网的第一个信息,他将信息发送到了斯坦福研究所的第二个网络节点。

在20世纪80年代末,第一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创建了。从那时起,互联网进入了扩张阶段。

90年代中期,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子邮件、即时通讯、电话和视频通话等工具开始引入。这些工具对人们相互间的交流和商业经营的方式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互联网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快地获取信息,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通过各种博客、论坛和社交网络来表达自己的平台。

可以说,互联网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然而,互联网对我们所产生的影响并不都是正面而积极的。上网容易成瘾,容易让注意力不集中、产生焦虑感,并且对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造成损害,而这些都只是互联网造成的一小部分不良后果。

同时,互联网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重大问题:隐私。我们的隐私会因为互联网而终结吗?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密码学家出于担心政府侵犯我们的隐私,创建了一个不能被关闭的分散广泛的计算机系统,让我们在网上实现了匿名交流。

1993年,一个非正式的活动团体积极倡导使用密码学,并广泛使用被称为“密码朋克”的隐私增强技术,还发布了一份名为“密码朋克”宣言的文件。宣言发布之后,这个团体对密码学运动的核心原则更为明确了:

我们——密码朋克致力于建立匿名系统。我们用密码学对个人隐私进行保护,我们使用匿名邮件转发系统、数字签名以及电子货币。

至此,一场无休止的战争开始打响,互联网像是一块领土,而政府,已经占领了它。

互联网就是我们的战场,而我们的唯一的武器就是思想

密码朋克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大卫·乔姆(David Chaum)发表的题为《无需身份证明的安全》的论文。该文在1985年发表,论文的思想对80年代末所谓的“反叛码农”们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该文发表后不久,就成为了具有奠基意义的文件,因为随后就引发了无政府主义思想的雪崩。

“反叛码农们”承认密码学可以作为一种极大地削弱政府权力,并引起社会和政治的广泛变革的武器。

1992年,由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亚当·贝克(Adam Back)、哈尔·芬尼(Hal Finney)、尼克·萨博(Nick Szabo)和中本聪等许多杰出人物组成的“密码朋克邮件名单”开始了。

许多电子货币的开发都是基于这个神秘社区的自由分享理念而开始了相应尝试。

1997年,在密码朋克“兵工厂”中锻造出的第一个“武器”是亚当·贝克的哈希现金(Hashcash)。亚当的论文是PoW共识算法概念的前身,也是引人注目的第一个创建匿名在线交易系统的尝试。

2004年,哈尔·芬尼发表了他的论文《可重复使用的工作量证明》,它借鉴了贝克的哈希现金的原则。

一年后,尼克·萨博提出了“比特金”,这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强大的金融工具——比特币规划了蓝图。

《纽约时报》2009年1月3日版: 财政部将对银行实施第二轮援助

2009年,中本聪发表了比特币白皮书,很明显,是受到了“密码朋克”运动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目的,即比特币不受任何国家控制。比特币不是由政府决定的,而是由数学来支撑。如果数学是上帝的语言,那么,显然,我们是相信上帝的。

有了比特币,我们不再需要信任那些拥有我们金融数据的中介机构,我们不再需要担心被银行敲诈,因为,从此以后,我们就可以直接交流,而不需要通过任何第三方。

比特币重新构造了货币,让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接触到这个无国界的金融体系。

传统的货币体系为金字塔结构,即资金由上自下流动,而最接近源头的货币则受益于这种垂直的“分配”。

而比特币的目标是通过让每个人有公平的机会参与到货币的创造、分配和监控过程中,从而打乱传统货币体系的这种垂直分配。

主权的变化

然而,比特币的精神正在随着时代而慢慢转变。我们制造的这一武器的矛头已经指向了我们。因此,我们需要了解当下正在发生的情况。

首先,我们需要研究比特币背后的这种技术,即区块链。

区块链通常被用来描述去中心化的不可篡改的数据库。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使其成为了追踪和维护所有权、管理身份、维护交易数据和许多其他可能的应用的完美的金融工具。

区块链可以是公开的,也可以是私有的,它可以是透明的,匿名的,去中心化的等等。不管它具有什么样的特点,它都只是一种技术工具。区块链和其它任何工具一样,天生并不具有美好或者邪恶的特性。然而,它也和其它任何工具一样,使用方式可能是善意的,也有可能是恶意的。

2017年,对于区块链技术来说,是重要的一年。

有几个国家宣布了利用这项技术的计划。有迹象显示,这几个国家计划将区块链技术用于——监视。虽然这些计划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

国家加密货币的兴起

在中本聪发表了比特币白皮书九年之后,加密货币的人气忽然爆棚。

2017年,“比特币”一词在谷歌上搜索次数排名第五。人们对比特币的需求呈指数级增长。

到目前为止,市场上已经有超过1500种加密货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加密货币最终都能留存下来,或者说对世界产生影响。

最近,世界各国政府都对加密货币采取了一种“观望”的监管方法。

这种监管方法的根本目的是先让一种新的现象展开,同时密切关注它的发展方向以及这种新现象解决或创造的问题。尽管人们普遍认为“观望”和“沙盒”策略是解决问题最基本的监管方法,但目前看起来这些方法并不合适。目前,最终新的策略已经诞生,俄罗斯、委内瑞拉、爱沙尼亚、丹麦、加拿大、伊朗和其他几个国家都表示,他们有意开发本国的加密货币。

2018年2月,委内瑞拉宣布将发行石油币,并把石油币作为绕过美国制裁而获得国际融资的手段。

而俄罗斯也将在2019年年中发行它的国家加密货币——加密卢布。

这些加密货币将作为法定货币发行,而不是通过去中心化的开采方式来发行,并且,这些加密货币将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和监视。而这样做的目标是什么呢?显然,是为了完全控制进出国家的资金。

那,这是坏事吗?毕竟,发行国家加密货币将进一步让普通大众了解加密技术。

由中央银行来发行加密货币,将使交易成本降低,获得更多服务机会。

此外,由于国家加密货币采用了区块链技术,由于区块链的特性导致欺诈、造假币以及洗钱的可能性都降低了。采用国家加密货币同时将提高国家间的支付速度,因为加密货币允许大量交易且流程上也更为快速。

这些,都是发行国家加密货币的优势,令人印象深刻,是吗?

然而,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国家数字货币的阴暗面

“国家加密货币”一词是一种矛盾修饰法。因为“加密货币”是数字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所有这些特点,与国家加密货币没有任何相似。事实上,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政府可以让完全控制资金流动。不受限制地访问些在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上的事务数据其实是一种灾难。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说:

我们面对邪恶保持沉默,将它深埋于内心,从表面上,看不出我们的任何异常。然而,事实上,我们撒下了种子,它将在未来膨胀到目前的上千倍。如果我们既不惩罚恶人,也不责备他们,我们就撕裂了我们后代的正义的根基。

当密码朋克开始分享密码知识的时候,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情报机构就曾发出警告,甚至威胁说,如果他们胆敢公开发表加密研究,就会对他们采取法律行动。尽管障碍重重,困难重重,这些密码朋克们依然占据了上风。

今天,我们可能正面临着史上最大的金融隐私威胁。国家加密货币一旦实现,将给“老大哥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权利。

而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开源的、匿名的加密货币将会成为我们反对这种对我们自由的攻击的武器。

内容来源:unblock 作者:Stefan Stankovic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2)
  • lx22169

    发表于2个月前

    看看,赞赞···

  • lx22169

    发表于2个月前

    看看,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