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我可以把毕加索的画烧掉,做成NFT吗?
2021-04-08 20133 0
作者:0x13,律动BlockBeats

在《奇葩说》曾经的一道辩题辩论中,李诞曾说,「比蒙娜丽莎更美的,是燃烧中的蒙娜丽莎。」

李诞的话本来就是是舞台上的演戏台词,没人当真,但在 NFT 领域,烧画这个动作,似乎真的成了某种流行。

从国外到国内,市场的反应也从认可到排斥,直到愚人节那天,孙宇晨创办的 JUST NFT 基金在伦敦佳士得 20 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以 2000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毕加索名作《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大家开始怀疑:孙宇晨会不会把毕加索的画烧了?

在毁灭中重生,这很「班克西」

2018 年 10 月 5 日,苏富比拍卖行,随着一声清脆的落锤声,一个神秘人按下了紧握在手中的遥控器。

众人身后墙上挂着的那一幅由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西创作的《气球女孩(Girl With Balloon)》被画框中的碎纸机搅碎成纸条,从画框中缓缓流出。这幅在一年前被评为「英国人最爱的艺术品」的画在成交的一瞬间选择走向毁灭。众人目瞪口呆,拍卖师在台上不知所措,台下的竞标者纷纷低下头用手捂住了额头。苏富比的工作人员在慌忙之中急匆匆地将这幅被「毁坏」的艺术品抬离了事故现场。

「起初我吓了一跳,但后来我发现自己买到的不只是一件作品,而是一段艺术史。」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藏家最终还是支付了这一百多万英镑,比起单单拥有一件作品,这一段前无古人的艺术史才更为宝贵。这件作品在拍卖中销毁,但同时也创作出了另一件艺术品。而这幅被切碎一半的作品曾被挂到苏富比画廊公开展出,无数人冒雨排队参观这件历史上第一个在拍卖进行当中被创造出来的艺术品。

而苏富比对于藏在画框中的碎纸机并不知情,班克西告诉苏富比,画框也是作品的一部分,所以苏富比并没有将画框拆下来检查。而这件事并不是班克西第一次公开嘲讽传统拍卖行。

2006 年,班克西创作了 500 幅名为《白痴(Morons)》的作品,这幅画描绘了一场拍卖会,正在拍卖的作品为一幅画,画中只有这样一句话:「真不敢相信你个白痴居然买了这个鬼东西。」

2021 年 3 月 4 日,纽约布鲁克林,这幅画在安静地燃烧着,火焰在画板上肆虐了 4 分 39 秒,直至最后一片被烧的焦黑的碎片掉到空空如也的地上,画板也变得空空如也。

就在几分钟前,一个带着黑色口罩的年轻人从左下角点燃了这幅画,他身上穿着的黑色卫衣上,印着那幅《气球女孩》。

他来自一个叫做「烧毁的班克西(Burnt Banksy)」的组织,在他们的推特简介中赫然写着他们「肩负着用 NFT 连接世界实体艺术的使命」。他们烧掉了班克西的《白痴》,并铸造了一份 NFT 版本,这幅 NFT 版本的画作在 OpenSea 拍出了 288.69ETH,约合 38 万美元。

班克西的粉丝和加密艺术社群的朋友们对此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赞赏。他们认为,烧掉实体作品并做成 NFT 的方法本来就很「班克西」,而且,通过将实体作品烧毁,实体作品的价值就将被转移到 NFT 身上,这也同样是一次「前无古人」的社会实验,而且很显然,实验大获成功。

也有人会问道:「做成 NFT 之后,这幅画还是《白痴》吗?实体版《白痴》的售价才不到 10 万美元,这一幅为什么会卖到接近 4 倍的价格呢?」

其实可以这样理解,就像《气球女孩》在苏富比拍卖时变成了「另一件艺术品」一样,这幅《白痴》在纽约布鲁克林某片空地上灼灼燃烧的同时,也变成了「另一件艺术品」。

国内的模仿秀

2021 年 3 月 25 日,北京,悦美术馆,大大的电子屏幕下,谈笑风生的二十余人。其中三个人走到台前,展开一卷国画,用打火机将其点燃,这幅绝美的艺术品在火焰的侵蚀下渐渐扭曲、烧焦,最终掉进了地板上放的塑料桶中。这幅作品,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画家冷军老师的作品,在它充分燃烧之后,被制作成了 NFT,最终在 OpenSea 卖出了 40 万元人民币。

事后,众多加密艺术社群对此事纷纷报以骂声。

社群对国内模仿的讨论

在社群内众人看来,这场所谓的展览似乎只是一场对于 Burnt Banksy 的模仿秀,Burnt Banksy 起码获得了来自传统艺术界和加密艺术界褒贬不一的评价,而这次烧画只得到了出奇一致的差评。

说回到文章开头,2021 年 4 月 1 日,孙宇晨创办的 JUST NFT 基金在伦敦佳士得 20 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以 2000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毕加索名作《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同时,JUST NFT 基金还以 200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

此事一经报道,便引起了极大反响,原本安静的社群一下子热闹起来。

社群对孙宇晨拍卖毕加索名作的讨论

大家似乎习惯了看到孙宇晨的种种炒作手段,因此对于这一次「潜在」的烧毁毕加索艺术品的可能性,大家也是以半开玩笑的方式讨论着,没有怒不可遏,没有义愤填膺,当然,原因可能是「还没烧」。

让我们回到那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如果有一个人把毕加索的画烧了,做成 NFT,你会怎么看这件事?

针对这个问题,律动 BlockBeats 特意联系到了 NFT 收藏家曹寅、ArtGee 创始人 FeliciaChe、数字艺术新媒体 Cyberfunkz,和科技艺术策展人 Dora。

「这是一件很不尊重作者的事,是哗众取宠的行为。」NFT 收藏家曹寅刚刚结束一场关于 NFT 科普的直播,一边快步走在大街上,一边发来了 15 段数十秒的微信语音,「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烧毁像毕加索作品这样的杰作而没有得到艺术家的许可,这其实是对艺术家的侮辱。」

自从艺术在全世界开枝散叶,人们对「艺术媒介」的选择也愈加重视。油画以油彩、帆布为艺术媒介,国画以墨水、宣纸为艺术媒介,音乐以声音、节奏、旋律为艺术媒介,舞蹈以人体动作为艺术媒介……不同的艺术门类会采用不同的艺术媒介,不同的艺术门类也都有更适合的艺术媒介,而艺术媒介更是沟通艺术家与欣赏者的纽带和桥梁,因此对于艺术家而言,熟悉不同的艺术媒介,选择最适合的艺术媒介来自如地塑造艺术形象并链接起自己与观众,是最起码的要求。

在科技艺术策展人 Dora 眼中,毕加索作品之所以珍贵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作品本身,在她看来,对于已经在世俗观点中享有盛誉的艺术品,之所以享有盛誉,往往是因为沉淀了创作者、时间、艺术评论人、策展人、藏家(包括个人与场馆)、观赏者等所为其贡献的附加价值,「这些价值因不可复现而稀缺和珍贵。」

ArtGee 的创始人 FeliciaChe 表示:「传统艺术品有一个很重要特性,那就是现实物理中的观赏性及实用性。」而以观点新颖而犀利著称的数字艺术新媒体 Cyberfunkz 对此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虽然 NFT 具有可验真、可追溯、易转移等偏理性的优势,但是对于艺术赏析这样感性的事情而言,是远远不够的:「从作品赏析的用户体验角度来看,油画作品肯定是实物为佳。因为油彩在现实光线中会呈现不同的光影和立体度。更不用说有太多的艺术作品是艺术家对于不同材质的创新组合,可能是陶、木、纸板、衣料等等。」

从这个角度讲,NFT 并非是所有艺术类别的「万灵药」,恰恰相反,它有着极大的局限性。

烧还是不烧,这是个问题

班克西的作品为什么可以烧掉做成 NFT?这和班克西的个人风格有着很大的关联性。班克西的作品更类似于可复制版画,利用提前制作好的模版在街头将作品喷涂出来,而班克西的讽刺精神、反叛性、价值主张与区块链精神天然契合,因此虽然也有很多人对于烧毁班克西的作品持反对意见,但是将他的作品做成 NFT 也能得到人们的认同,曹寅把这件事比做「用西方古典乐器来演奏爵士乐」,二者的文化、价值主张一脉相承。

而烧毁冷军的超写实主义的作品,亦或是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作品,将其从宣纸、帆布等媒介统统转移到 NFT 媒介上,按曹寅的话说就是「用民乐器演奏爵士乐」,虽然也有十分优秀的改编,但毕竟只是极少数,更多的则是失去了爵士乐原本的味道。

Cyberfunkz 则称班克西是一位「社会运动者」,他的作品不只有「欣赏」这一功能,因此他的作品才会不受形式、材质、媒介的限制,他的作品所传达的信息,如反战、平权、反对资本主义等等才是作品的精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班克西的画烧了也不影响他作品的艺术表达和价值,而冷军老师作品被烧却让众人的观感更如「东施效颦」。

那哪些艺术作品更适合选择 NFT 作为艺术媒介呢?

「实体作品和 NFT 同时存在的作品我基本上是不会收藏的。」作为著名加密艺术家 FEWOCiOUS 最早的藏家之一,独到的眼光也让曹寅的观点更加掷地有声。他认为,最好的 NFT 作品应该是数字原生的,没有 NFT 这个媒介的存在,这件作品就无法展示给众人。就像墨水在帆布上画不出国画的效果那样,活在屏幕中的作品被印刷出来同样会失去灵魂。FelicaChe 同样表示名贵的传统物理艺术品链上化是没有意义的,也没有被证明他是有必要的,「上链只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做了一个证书而已。」

不过对于这一点,人们有着不同的观点,Cyberfunkz 以立体派画家 Gabe Weis 为例,Gabe Weis 进军加密艺术界并将 NFT 与实体作品一一对应。Cyberfunkz 则认为,线下展出时藏家可以展示实体作品,线上展出时藏家则可以展示 NFT 作品,真实世界与 Metaverse 这两个相互平行的宇宙,没有必要二元对立、非此即彼。

「人为的烧毁、毁坏是最不可取的。」FeliciaChe 强调,「应该去思考如何更好的创造价值,而不是去考虑毁灭价值。」没错,艺术的价值绝不仅在于某个图案,而是艺术家选择的艺术媒介、艺术表达、价值传达、某个具象的图案等多个方面共同融合成艺术品本身的价值,若是为了追求一个新兴技术或是仅仅为了一次炒作,就将艺术品连同其完整的价值全部烧毁,实在是得不偿失。

同样,Dora 也向律动表示,在她看来,NFT 是创造数字稀缺性、推动数字资产化、建立对数字物品的所有权的有效方式,「对于数字资产或者数字艺术品/藏品来说,拥有 NFT 版本是更有价值的,但是非数字资产或者数字艺术品/藏品,是否需要 NFT 版本,诚待讨论。」

「我们需要讨论的不是哪些艺术形式该做成 NFT,而是在 NFT 的艺术语境中,有哪些艺术家为我们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和技法。」Cyberfunkz 表示,莫奈、毕加索、安迪沃霍尔在各自的时代背景下为艺术的突破与发展做出了无比巨大的贡献,那么在 NFT 的时代里,我们为什么要去模仿前人,为什么要给他们的作品强行加入 NFT 属性呢?我们在等待着,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家的诞生。

「如果非得说把作品烧了做成 NFT 能有什么特殊价值的话,」Cyberfunkz 笑着说,「可能是逃离地球的时候比较好带走吧!」

内容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发布在 区块链 比特币 以太坊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

区块链 比特币 以太坊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写

  • 文章总数
    327
  • 文章总阅读量
    1,452.27万
  • 粉丝数
    48
阅读更多TA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