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区块链点对点应用:币安慈善的“武汉经验”
2020-02-15 39757 0

“不直接捐钱,点对点援物”。

文|JX kin 编辑|文刀

到2月11日,币安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币安慈善)已经采购了价值超400万元的医疗物资,多数已送到了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前线。

那些从全球各地采买来的口罩、防护服、消毒机、医用乳胶手套等等,在19天里,通过民间志愿者、物流公司,进入了湖北省武汉、孝感、黄冈等近十个市县区的50多家医院。

行动从春节前一天币安决定拿出1000万元支援湖北开始,“不直接捐钱,点对点援物”的方案,由币安慈善牵头,调动起全球范围内的志愿者加入行动。

这个决定也是币安团队执行力的自我挑战:联系医院、了解需求,针对人员不足、物资短缺、物流不畅等各种困难,分别形成了一套灵活的行动机制。作为一家有专门慈善团队的区块链企业,团队成员们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参与了一场救援,总结出一套企业践行公益的样本。

已采购400万元物资

“终于陆续到了。”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舒了一口气,1月27日,由币安慈善采买的 60多件防护服完成了与对接医院的移交,次日,第二批物资消毒水也运到了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

距离币安慈善首批物资抵鄂已过去半个月,这家区块链企业成立的公益机构还想继续为抗击疫情做得更多。

杜娟是币安慈善的负责人,也是参与支援行动的总统筹。她登记的一张表格上,不停地更新着物资状态,半个月时间里,N95口罩、消毒机、医用乳胶手套、防护服消毒水……这些一线医院急需的物资,陆续被送往武汉、黄冈、孝感、随州等9个市县区,覆盖了几十家医院和医疗队。

截至2月11日,币安慈善采买的物资累计价值400万左右,多数已送到支援前线。

截至2月11日,币安捐赠湖北的物资记录

杜娟几乎是抱着手机和电脑过完的春节,她的老家就在湖北宜昌,腊月十八她就回国往家乡赶,期待着过个好年,没想到新型冠状病毒来袭,她成了币安慈善最因地制宜的执行者。

每天,她都要关注湖北的疫情,以便实际了解有需求医院,安排物资采运,“电报群和微信群的消息天天都爆满。”

除夕夜前一天的1月23日,疫情扩散了,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武汉都封了城。当日,币安的高管团队开始商讨捐赠物资的事宜,最终拍板决定拿出1000万元支援湖北。

“捐钱是最便捷,但币安慈善不想直接捐钱。”何一说,按照计划,这1000万元会全部用于采购物资,“因为物资才是当时一线反馈出来的最匮乏的资源。”

早就习惯点对点办公的币安成员们,选择点对点行动,组织志愿者,人肉对接需求医院,确定好“缺什么”后,再撒出去人联系采买,然后物流直达医院。

在看到媒体曝出当地红十字会分配物资混乱的新闻后,杜娟感慨,庆幸当时做了点对点支援的决策,“没耽误时间,我们的物资都是第一时间直达医院的。”

撸遍全球医疗物资商家

从后来网上的新闻看,“不捐钱,直接捐物”能更直接、切实地帮到一线医院,但把资金变成物资再送到当地,实际上如同币安慈善给自己增加了挑战性,“从没这么大规模地买过物资,还是专业医疗物资。”

人员不足是第一道难关。币安慈善是公司一个单独的团队,由10多个人组成,联系医院、商家、物流,这些人手显然不够。

大年初一,何一先后在币安内部及社群喊话,“欢迎熟悉武汉当地情况的志愿者加入。”从内、外部调集人员是币安支援行动解决人手不足的方式,公开招募的志愿者来自全球各地,为后来物资来源帮了大忙。

加一成了币安慈善的志愿者,负责采买物资。她原本在币安市场部工作,公司决定支援湖北后,她参与进来,“团队检索公开信息,专人联系医院,需求定好后就会联系我买物资。”

有一批防护服是从以色列的商家那买到的,“语言不通,幸亏海外志愿者帮忙,翻译、询价,最终完成采买。”加一很感谢那些海外的志愿者,线上联系,很多人都没有实名。

币安慈善直接联系圆通支援物资

另一道关卡是物资达标。币安慈善团队里并没有医疗专业人员,疫情扩散足以让志愿者们意识到病毒的强传染性,也就是说,如果物资不符合标准,很可能给一线救治病人的医生带来危险。

为了物资可用性,志愿者需要与需求医院的医护人员询问详细的合格物资标准,采买人员再拿着标准与厂家联系。春节期间,生产企业放假,口罩、防护服短时断供,物流公司也缩减了业务,防疫物资的采买、运送效率对平时大打折扣。

币安慈善将物资范围扩展到了全球,泰国、以色列、阿联酋,“这些天,全球范围内能联系到的厂家,我们都撸了一遍。”杜娟回忆,有一批防护服就来自英国,埃博拉病毒爆发时,医护人员使用了同款。“后来再想购买这种防护服时,英国就没有了,又辗转找到了以色列的一个厂家,这才买到。”

有了人的帮忙,还搞定了物,运输又成了问题。物流公司假期正常的业务缩减加上疫情的特别影响,都让好不容易采买的物资经历了各种坎坷。

“一山放过一山拦,这个地方放行了,下一个地方又卡住了。”杜娟回忆,武汉封城,湖北多地交通管制,物流车很难进到湖北省内,“一个司机运输一车货物进入湖北后,都要隔离14天,不能再继续工作。”

为此,币安慈善开始商讨应对方案,采用 “储备正规军+寻求民间力量”结合的方法。

杜娟介绍,在整个支援行动中,他们直接联系了大型的物流企业,包括顺丰和圆通这样的正规运力;同时,开始和湖北当地清关物流一体的公司合作;而在保证“最后一公里”的运送时,团队建议医院直接驱车前往自提点,或者联系当地有车的志愿者参与配送,“就像接力一样,把每箱物资都送到了医院、医疗队的手上。”

剩余资金援助社区和家庭

从1月20日疫情开始爆发性扩散至今,已经过去了23天。由于当地政府部门已经介入物资的调控,厂家也加大了紧缺物资的生产投入,物资短缺的情况有望缓解。

币安慈善的支援行动依然在持续,“主要是口罩、防护服这些需要频繁更换的物资,一线医院还是缺。”杜娟得到的前方采买人员的反馈,口罩厂家开工后,工人、原材料都是缺口,质量部门还会严格把关,短时间内这些物资还是需要社会力量去寻找,“币安的一些物资还在路上,也有还在沟通采购中的。”

医院缺口罩,币安慈善的志愿者们也缺,杜娟不仅要做好他负责的公益工作,也记挂同事、志愿者们的情况。

每天,杜娟都要叮嘱需要那些在湖北帮忙的志愿者注意防护,她负责支援总统筹,但她自己一直没有口罩,只能待在家里,每天用酒精给各种进屋的物品消毒,酒精用完,用酒消。公司已经为各分布在各地的同事买了口罩,但因为物流问题,“迟迟到不了。”

她最担心的是那些需要给医院配送物资的工作人员,“我都叮嘱他们,要和医院沟通,尽量由医院和防疫部门来协助物资进病区。”

等待路上物资能早日送达的同时,币安慈善也将会调整援助方向,”物资支援还在持续,后期剩余资金将会投入到需要帮助的社区和家庭中,我们希望能帮到那些受疫情严重影响的普通人。

无论是贡献金额,还是参与者的广泛度,这都是币安慈善基金会自2018年成立以来在公益行动上的一次突破。

杜鹃介绍,币安慈善以往的项目中,会收到来自企业和社会的广泛捐款,“这次我们没有募集捐款,但是却收到了来自各界亲力亲为的帮助,很多人为我们对接货源、联系物流、甚至志愿送货到医院。我们非常感激。”她总结,这次捐助行动贡献了更多的“人力”和“脑力”,每个人几乎快成了医疗物资采购“专家”,每个人又都是关键环节的“见证者”。

突然而至的疫情面前,尽管尚未来得及用上区块链技术,但杜鹃觉得,他们秉承了区块链最基本的原理“点对点”——不通过中间环节,每一个转换都是币安人工亲自确认和执行,保证100%透明且高效完成任务。

何时能将区块链技术也运用到公益行动中?杜鹃透露,未来的行动中,币安慈善会呼吁行业合作,推动区块链与慈善结合落地,“期待更多同行能加入我们,共同利用技术进步造福社会。”

内容来源:蜂巢财经News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