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以太坊 升级2.0 是骗局吗?
2019-10-09 12392 0

本文要点:



· 以太坊的创造者们现在承认了区块链技术不用于扩展开发主流交易平台;



· 计划的重新启动,旨在解决一些被称为以太坊 2.0 的问题,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 根据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以及詹姆斯·普雷斯特维奇(James Prestwich)和其他主要社区成员的说法,没有计划如何或何时将代币和智能合约迁移到以太坊 2.0 上;



· 在以太坊顶级的会议上,以太坊的爱好者们,从容地接受了这一切。与区块链技术的批评者不同,他们认为迭代是开发过程中固有的过程。



近日,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约瑟夫·鲁宾(Joseph Lubin)在特拉维夫(Tel Aviv)举办的 Ethereal 会议上承认,以太坊网络的原始形式并不是为大规模应用而开发。“我们知道它肯定无法扩展,” 鲁宾说。



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比特币支持者认为以太坊是意料之中的 “骗局”。但对 Devcon(以太坊社区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年度聚会)的以太坊粉丝来说,鲁宾的声明一点也不丢脸。



即使是那些知道以太坊第一个版本不可扩展的人,也不认为早期的宣传具有误导性。他们认为迭代只是一个内在过程。



以太坊初创公司 Status 的研究员迪恩·埃格曼(Dean Eigenmann)在接受CoinDesk 采访时说:“比特币支持者们有点像顽固的法西斯天主教徒,他们会认为其他一切都是错的”。



Devcon 乐观的氛围凸显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区别,以太坊已经形成其自身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比特币是作为一种个人主义的货币资产,而以太坊则是一种将继续在智能合约方面进行试验的共同承诺,尽管实现其大规模采用的路径可能会很复杂。



Summa 联合创始人詹姆斯·普雷斯特维奇(James Prestwich)是比特币和以太坊间创建跨链资本流动项目的领导者之一,他告诉 CoinDesk,所有关于加密货币的故事都在演变。因此,即使区块链项目表现出与原始白皮书不同的东西,也不能将其视为一种骗局。



“一些 10 年后仍存在的东西可能与今天存在的以太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也可能没有很好的连续性”,普雷斯特维奇说,“但 10 年后,以太坊的名字仍将存在。”



谈及以太坊基金会部分部门由布特林领导,埃格曼补充说:“基金会还没拿钱跑路。”



那么,从 2014 年启动网络以来,以太坊创始人们向散户投资者出售了超过 700 万枚代币,这期间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他们催生了一个全球生活方式品牌,用独特的美学定义以太坊事件,从不同性取向群体、动漫、到素食小吃、以及魔术师风格的关于金融包容性的小组讨论等。



本周二聚集在一起的许多与会者,都在之前将资金投入到由开源软件管理的公共池中,其中包括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程序中锁仓价值 5.37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如果说比特币支持者围绕着由抗审查带来的 “自由” 喋喋不休,以太坊的粉丝们则专注于创建 “开放” 和 “协作” 的平台,与传统机构相比,这种平台的治理会更加平等。



归根结底,从代币销售到 DeFi 贷款,以太坊平台带来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并对监管机构对融资后 “去中心化” 的加密货币的看法造成了影响。据初创公司 Dappros 称,以太坊还吸引了全球超过 17,000 名忠实开发者。



但这个累积的价值,是否会转化为下一个版本的智能合约平台,目前还没有定论。



“缺乏策略”



Devcon 的与会者们并不羞于讨论关于未来发展道路或谁来资助这项工作的话题。



根据以太坊客户端 Parity 的通信主管彼得·莫里克(Peter Mauric)表示,目前与以太坊相关的大部分融资计划,将优先考虑创建一个新的区块链网络 — — 以太坊 2.0。据了解,根据这些开发计划估计,开发下一个版本的以太坊至少需要两年。



“没有人真正知道当以太坊 2.0 存在时,原来的以太坊生态会是怎样,莫里克告诉 CoinDesk,“目前客户端没有太多新进展,大部分正在进行的都只是维护工作”。



正如普雷斯特维奇所说,以太坊 2.0 的第一阶段(称为 Phase 0)将于今年冬天推出。



“转移到 Phase 0 的以太币将被转换为新的代币,这些代币将不能在链上移动。至少在上线 6 个月后,硬分叉将增加转移的数量,在此之前将被锁定。”



根据布特林、普雷斯特维奇以及 MakerDAO 基金会通信主管迈克·波尔卡罗(Mike Porcaro)的说法,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如何将成百上千的以太坊代币和智能合约(包括 DeFi 项目)迁移到新链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与以太坊基金会签约的开发者杰米·皮特(Jamie Pitts),周二在开幕式上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担忧。



“我觉得缺乏策略”,皮特说,“我认为有很多团队都在研究他们的想法,但他们缺乏合作”。



根据由鲁宾掌舵、位于布鲁克林的风险投资工作室 ConsenSys 的通信主管詹姆斯·贝克(James Beck)表示,在即将推出的以太坊 2.0 区块链网络中,共有 9 个团队在围绕客户端工作,包括协议实验室(Protocol Labs)、Chainsafe和ConsenSys 旗下的初创公司 PegaSys。



然而,根据一些了解以太坊基础设施项目的消息来源称,大部分用于开发以太坊 1.0 和以太坊 2.0 的资金,仍然来自以太坊基金会或 ConsenSys,以及一些如 MolochDAO 和 Meta Cartel 接受公众捐赠的融资机制。皮特告诉 CoinDesk,这不会对他造成困扰,因为这些资助者无法控制开发过程中的选择。



埃格曼是贝克提到的 9 支在 Status 中的 “one-man Eth 2” 团队之一,他告诉 CoinDesk ,这项工作并不是他的优先事项,因为他没有获得来自上述机构或组织的资金。因此,一位 Parity 工作人员在开幕式上站出来说,找到 “更多方式来为协议设计融资” 迫在眉睫。



然后,在下午关于从以太坊 1.0 过渡到以太坊 2.0 的小组讨论中,布特林表示关于如何将代币过渡到 “几乎没有任何中断” 的新系统最终会有一个路线图。观众询问了几个关于以太坊 2.0 上新代币价格、在公开市场上的这些资产之间的价格变化、以及在过渡期间交易所如何支持流动性的问题。



包括布特林在内的以太坊核心开发者小组,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

Zcash 基金会董事乔希·辛辛那提(Josh Cincinnati)对 CoinDesk 表示,尽管以太坊在对于该项目在依赖创始人资金的基础上如何实现多元化,仍有许多未解之谜,但该公司已从自下而上实现了相当程度的去中心化参与。

“事实证明,以太坊非常擅长让开发者接触到来自其他国家的金融合约。” 辛辛那提说。

平行宇宙

由于以太坊 2.0 不是以太坊社区第一次创建新的区块链网络,因此许多粉丝相信,这两个以太坊生态系统将有可能同时保持健康状态。

2016 年,关于 “如何解决The DAO 黑客事件” 这一问题导致了当时以太坊社区的分裂,分裂成了以太坊经典(Ethereum Classic,ETC,真正的 “原始” 以太坊网络),以及我们现在称之 “以太坊” 的网络。据 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目前以太坊经典的全球市值已超过 5.25 亿美元,而以太坊本身的市值为 195 亿美元。

同样,初创公司 Nethermind 创始人托马斯·卡杰坦·斯坦查克(Tomasz Kajetan Stańczak)告诉 CoinDesk,只要人们继续使用,他的团队将继续为当前版本的以太坊维护一个客户端。

“我们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说,这将会是永远的”,他补充说,自 2017 年以来,他获得的 15 万美元的创业资金中,至少有 1/3 直接来自以太坊基金会。“ 目前,我们正在向社区潜在的资助者展示,我们提供了一种重要的高质量产品,将长期使以太坊和 DeFi 生态受益。”

斯坦查克说,他的公司还计划为以太坊 2.0 开发基础设施,社区一直都知道以太坊 1.0 无法扩展到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程度。

他说:“与互联网连接带宽一样,我不期望以太坊用户会对容量感到满意。我认为以太坊资源有限,有很多非主流的想法将极大地优化平台的可用性”。

实际上,以太坊区块链的空间是有限的资源。由于系统瓶颈的拥堵,交易费用在 9 月下旬飙升至每天 35 万美元。根据 Coin Metrics 的一份报告指出,区块容量已接近 94% ,无法支持不断增长的需求。

此外,这个超载的系统已经依赖谷歌云(Google Cloud)和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Web Services)等企业级基础设施提供商来作为支撑。

根据区块链初创企业 Chainstack 的调查报告显示,超过 57% 的以太坊节点运行在类似的云托管服务提供商上。因此,如果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停止对专业节点运营商提供支持,该区块链网络将失去其大部分容量。

然而,以太坊的粉丝们对此并不担心。对网络在减少的信任程度的关注,还不如对他们的竞争对手比特币支持者的关注。

莫里克告诉 CoinDesk,个人 “几乎没有理由” 去自己运行一个完整的节点。他预计,这项工作的大部分,将继续外包给像 ConsenSys 旗下项目 Infura 这样的服务提供商。

另外,他还认为,一个功能有限的、经过精简的以太坊节点,仍然可以在极少数需要验证的情况下对交易进行验证。

维塔利克的观点

布特林认为,以太坊 1.0 是一个成功的实验,为以太坊 2.0 铺平了道路;后者需要在进行实时交易前通过股权证明来关注激励措施。

“我认为它做了很多好事。首次代币发行(ICO)的繁荣为所有这些通用区块链技术的研究提供了相当多的独立资金”,布特林告诉 CoinDesk,并提到了 2017 年首次代币发行的爆发,其中许多是用以太坊代币进完成的。

关于 Layer2 的解决方案,能够实现在链下进行大量交易,并保留以太坊账本对交易进行最终确定,但布特林说,一些进展 “比预期的要慢”。雷电网络(Raiden)没有进展很快,Plasma 也没有。但人们仍在反复研究。”

布特林同时提到了来自商界人士的压力,他们不鼓励他公开谈论这些关于扩展性的挑战,正如所指出的那样,许多人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你不应该说你自己的平台有局限性”,布特林说。

布特林说,由董事宫口雅子(Aya Miyaguchi)负责日常运营的非营利基金会,至少为资助发展和社区继续发展有 6 年的时间了。

“有很多新面孔,” 他补充道:“大多数以太坊 2.0 的开发团队甚至在 2018 年之前都是不存在的”。

一旦 Phase 0 在今年冬天启动 “信标链(beacon chain)”,将启动以太坊 2.0 第一阶段的开发,持有人将能够兑现他们原来的以太币,并通过 “抵押” 来运行新链。从理论上讲,这将激励社区致力于新链的发展,直到它变得可用为止。

莫里克估计,开发跨链工具需要 “几年时间”。MakerDAO 基金会的波尔卡罗告诉 CoinDesk ,他所在项目的领导层表示,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以太坊 2.0 迁移的内容。但他的基金会拒绝就以太坊支持的 DeFi 系统的未来发展发表任何声明,至少在现阶段是这样的。

即便是作为资金的主要来源的以太坊基金会和 ConsenSys 将资源聚焦在开发新平台之后,许多持有代币的粉丝也希望目前的以太坊系统能够持续下去。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太坊仍将是 DeFi 和许多其他区块链解决方案的主要平台,” 斯坦查克总结道,“它会成长,而且会变得更加强大。”

内容来源:CoinDesk中文 作者:Leigh Cuen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