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去中心化稳定币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治理
2019-09-18 19929 0

前言:如何实现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其中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该如何制定和实施?本文提出了一个框架,试图消除人力参与的需要,以实现程序化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本文作者Evan Kereiakes,由“蓝狐笔记”社群的“HQ”翻译。

下面的图表显示了去中心化的、程序化的准备金供应方程是如何运作的。第一张图显示了上述方程的输出。只有在协议稳定基金(矿工和外生储备)得到适当拨备后,铸币税才可用于财政支出。请注意,矿工或验证者奖励不在此操作的范围内。只有在补偿矿工和验证者维护区块链的固定和可变成本之后,货币和财政决策才会发挥作用。

第二张图显示了作为铸币税分配函数和经济周期的输出结果,外生准备金率是如何随时间变化的。请注意,内生准备金的模型显示出非常高的波动性。

第三张图表显示了可用于财政支出的铸币税余额。由于财政支出可能会出现波动,因此可以采用一种简单的平滑算法,使财政支出与时间的推移呈现一致性。财政政策将在本文后面更详细地进行讨论。

干预期准备金的使用(外生与内生)

内生和外生准备金都是在吸收稳定币需求变化的同时运作的。准备金是稀缺资源,在这项服务中必须妥善管理。

内生准备金是以去中心化形式实现稳定和采用的重要工具,是保持稳定币的锚定的第一道防线。外生准备金代表着第二种(更高级的)稳定防御机制,因为理论上,它们与稳定币的经济周期和价格周期性变化的相关性较小。

外生准备金率离100%越远,内生抵押品的销售递减边际影响的潜在风险就越大。为了在经济紧缩期间维持稳定的锚定价格,谁来决定何时使用内生准备金,或外生准备金,或两者都使用?

每种稳定币在紧缩过程中为内生准备金提供更大稳定力量的反周期机制都是不同的。在稳定币需求减少或收缩期间,内生准备金价格下降、波动性增加和需求减少……这是一个危险三角,多种力量协同作用,侵蚀内生资产的稳定能力。

然后在某个拐点,内生资产价格进入死亡螺旋,永不反弹。只有两种力量才能避免死亡螺旋的出现,一是需求下限(不确定的),二是外生资产(确定的)。这就是去中心化的稳定币经常维持一个外生准备金的原因,因为它肯定能够打破内生准备金的价格螺旋,比任何其他协议机制都有效。

假设准备金已完成适当地拨备(如前一节所述),则关于何时使用每种抵押品的决定应归结为优化系统资源。因此,内生准备金是第一道防线,只要它们是在“全力以赴”。

这个框架,如果执行得当,攻击者破坏锚定的成本非常高。内生准备金用于紧缩经济越多:1)在需要用作最后一道防线之前,外生准备金率就越高;2)经济运行时与外生资产的独立性就越强——这是最终目标。根据内生准备金率(NRR)确定要出售的外生准备金水平的公式定义如下:

决定使用内生准备金还是外生准备金,是由内生准备金消耗率大于还是小于稳定币供应通缩率决定的。如果内生准备金销毁率低于货币供应量通缩率,那么将继续利用内生准备金率来使经济通缩,直至达到100%的外生存款准备金率,此时系统可以转换为外生存款准备金。

如果内生储备销毁率大于货币供应收缩率,那么外生准备金可以用在经济通缩。但这并不意味着只使用外生准备金,因为会遇到与前面描述的关于容量相同的一些问题。

相反地,上面的等式说明了应该如何使用外生准备金来补充内生准备金。“x”指数是一个输入值,它可以预先设置或以编程方式设置,这样能够用比模型所建议的更快或更慢的速度来支出外生准备金,并且可以包含其他输入值,比如起始或当前的外生准备金率。

总而言之,如果dNRR为负,那么就卖出外生准备金。NRR下降幅度越大,更多的外生准备金将被卖出来补贴其内生准备金的稳定能力。尽管有很多场景和特殊情况无法单独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描述,但这是了一个解决复杂问题的有效框架。如果稳定币经济重新转向扩张,那么将使用上一节中所说的算法,可以用一定的速度来自动重新平衡准备金。

以下是使用内生和外生准备金的稳定币干预模拟的结果。虽然这种情况是非常不利的,但这是有必要的,因为能够确保该协议能够用锚定稳定币价格来完全紧缩经济。

财政政策治理

财政政策是系统资源配置的引擎,就像政府引导资源刺激增长、造福选民一样。财政资源可以是任何形式的协议收入,可以由铸币税、其他收入、税收、交易费用等组成。本节中的财政治理逻辑只有在货币储备得到充分供应后的情况下才适用,因为稳定是基本要求。

程序化的去中心化的财政政策的目标是促进财政资源的有效分配,同时消除投票或人力投入的必要性。同样,将财政支出等重大决策纳入治理投票将带来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来源于治理代币分配的集中化和对人而非算法的依赖而产生的固有风险。

在这些情况下,不良行为者可能试图使财政储备破产,因此可以采取各种额外的预防措施,所有这些措施都是协议成为财政支出先决条件的长期保证。对财政体制内的“白名单”或“黑名单”实体进行基于精简透明授权的投票,是一种有效的增强措施。

这些任务也可以作为边界来执行,一旦可疑活动发生就会自动触发,从而限制财政支出。“稳定即服务(stability-as-a-service)”方案,是以编程的方式来执行此操作的方法。对此及其他保障财政资源的方法的进一步讨论,将节省成本。

一个程序化的框架对于联邦财政支出模型来说非常有效,其中拥有独特价值的各种去中心化服务提供商(公司)相互竞争可以实现资本配置最优化。

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分配资源,并意味着稳定币的边际消费倾向和财政支出乘数高于法币政府。如前所述,财政支出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算法来进行平滑,以确保即使在协议收入很少或没有协议收入期间,财政资源也是可用的。

下面的公式说明了,基于标准化的交易量乘数动量(T)和标准化的货币供应量持有比率(M),经济体中每个公司获得财政资源的权重(w)的变化,其中(gamma)是与根据经济状况和货币使用情况来划分资源的利益的程序化杠杆水平。

关于(T)变量的分解,输入值:1)公司的相对总交易量,2)财政支出乘数(即支出效率),用交易量(TV)除以财政支出(F)表示,以及 3)乘数动量。在这个例子中,(TV)代表GDP。

乘数动量的组成,重新调整了每个时期的支出乘数,以更均衡地反映早周期和晚周期企业的贡献。加权移动平均值(TV)和(F)有助于平滑随时间变化的波动,因为两者有时都可能波动。

方程中的货币供应部分,考虑了相对于更广泛的稳定币经济的流通速度,每个公司的货币流通速度,然后对流通速度较低的公司进行回报,因为它们对铸币税的贡献很大。较长的持有期进行回报,将有助于稳定资金在不同时间的分配,并提高对低流通速度公司的回报。

通过(TV)对持有回报进行规范,将消除通过操纵获得的收益,从而强制执行诚实的行为。移动平均线对货币供应的构成也很有用,因为它们通过平滑时间波动和强制执行长期承诺来维持更一致的回报。

下面是对一个拥有2个公司的经济体的模拟,显示了将交易量(TV)和货币供应量(MS)作为决定财政分配的投入的结果。公司1拥有公司2一半的交易量,因此(TV 1)=(1/2)*(TV 2)。但公司1持有4周的资金(速度1=13),公司2持有2周的资金(速度2=26)。因此,公司1产生了更大比例的铸币税(1- V1/(V1+ V2))。

模型中(TV)输入值具有一定的随机性。模型gamma值为0.5,介于0和1之间,是该模拟的合理选择,但较低的gamma值有助于将经济活动导向通过交易费用提取租金的地方,除非该协议还通过滞留期提取持有资金的租金。

内容来源:蓝狐笔记 作者:Evan Kereiakes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