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华盛顿对比特币的渗透与战争:不存在绝对自由货币
2019-08-16 35055 0

长期以来,比特币甚至说加密货币为人所称道的一个特性是“自由货币“,即不会因任何外部的影响而令所有者丧失对其控制权,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同“主权货币”平行的“非主权价值存储”。然而,发生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币、亚特兰大网络攻击事件中两位伊朗公民的比特币地址以及本人受到美国制裁与封禁,以及Bitfinex&Tether遭受NYAG死磕的事情,都不禁令人重新审视比特币与政治的关系。



“周二时,8000余名亚特兰大的公务员终于接到了睽违已久的通知:他们可以打开电脑了。”



2018年3月纽约时报一篇亚特兰大遭遇网络攻击的报道中这样写道。在接近一周的时间中,亚特兰大的主要公共设施与机构均无法正常工作,包括国家实验室、大学、政府的交通部门、医院等等,都遭受了勒索软件的攻击,后者指示受攻击者缴纳一定的比特币以解锁电脑。



事实上,除了主要“受灾区”亚特兰大外,洛杉矶、圣地亚哥、堪萨斯州等地区也有所波及,据称这是美国本世纪遭遇的最严重的网络攻击之一。黑客成功得手了彼时价值51000美元的比特币,而受害者花费了3000多万美元去修复电脑系统并恢复数据。



巨额的损失以及严峻的形势,使得美国政府勃然大怒,历经半年左右的调查后,矛头被指向了伊朗的Sam Sam集团,该集团被控同伊朗政府有瓜葛,帮助前者逃脱美国的制裁。



由于美国财政部认定两位伊朗公民Ali Khorashadizadeh与Mohammad Ghorbaniyan,参与协助隶属于Sam Sam集团的黑客的比特币变现,使得二人及其比特币地址被列入了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的“特别人员名单”与“被阻止人员名单”,这意味着:



在美国境内或过境的、由美国人拥有或控制的、或在美国境内或过境的指定人员的所有财产和财产权益均被禁止,美国人一般被禁止与这些人进行交易。

受制裁人之一Ghorbaniyan位于其德黑兰的家中 | 来源:纽约时报
长期以来,比特币甚至说加密货币为人所称道的一个特性是“自由货币“,即不会因任何外部的影响而令所有者丧失对其控制权,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同“主权货币”平行的“非主权价值存储”。然而,发生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币、亚特兰大网络攻击事件中两位伊朗公民的比特币地址以及本人受到美国制裁与封禁,以及Bitfinex&Tether遭受NYAG死磕的事情,都不禁令人重新审视比特币与政治的关系。



比特币和政府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我们不妨先从美国政府对比特币禁令的可能性开始讨论。



1. 比特币禁令的可能诱因



尽管迄今比特币已走过十余年的历史,已经成为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但其仍有可能面临美国政府的封禁——其他类似比特币的无许可加密货币也或将有同样的命运。
尽管从技术上来说,由于这类无需许可的开放式网络的点对点特性(任何人均可以运行一个全节点),封禁是无法实现的,但政府可以引入态势严苛的监管,其原因包括但不限于:



1.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来将所有加密货币/美元的交易定性为犯罪——从而使所有中心化交易所都无法开展业务——包括Coinbase、Gemini以及其他交易所等。



2.对个人施加严格的KYC/AML要求,具体来说,如果某比特币UTXO同受制裁人员相关,那么美国人拥有该比特币UTXO或者向该UTXO转账便是非法的,正如对两位伊朗公民及其比特币地址的制裁。



3.对ASICs以及其他矿业相关的硬件课以更高的进口税,美国政府可能利用反华情绪,将对比特币矿业相关设备的进口课税作为贸易战的一部分。



4.通过聚拢足够的哈希算力以发起51%攻击,并对那些没有实施检点系统(checkpointing system)的PoW区块链进行深度重组,以动摇相关投资者信心,令价格下坠,降低发起攻击的成本。



2. 数据分析公司的魅影



美国对涉嫌违规的加密货币地址与人员以及公司的一次次制裁、封禁与对垒的背后,或许正是一众区块链分析公司投射的魅影,支撑着政府逐渐渗入这个去中心化的世界之中。



区块链数据分析是一个在行业中颇有时日的领域,相关公司往往负责提供法律、政策的合规事宜,追踪分析勒索软件、暗网等违法犯罪活动,有的还会追踪业内投资公司与金融公司的动态进而挖掘潜力资产等,可以为业内外人士提供更多的视角与信息。



从区块链分析公司的业务范围不难看出,它们同政府实际上具有天然的亲近性——后者有大量的监控、调查、起诉通过加密货币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洗钱、诈骗、勒索等),以及洞悉普通公民与企业同区块链尤其是加密货币相关活动的需求。



Diar于2018年9月2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有力地论证了二者的这种关系。这份报告指出,区块链公司的分析结果既可被金融机构或者银行用于跟踪AML与KYC的落实情况,也可以被执法机构用于完善其手中信息,进而得以悄然打击隐藏于匿名加密货币钱包地址之下的非法活动。



Diar还列出了详尽的数据,截至报告发布之时,美国政府机构对区块链分析公司的服务购买金额已经达到了570万美元,这些资金的主要来源是IRS(美国税务局)、ICE(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以及FBI。

这在一定程度上或可反映出,对加密货币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在美国政府内部居于更高优先级。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近日也暗示,对加密货币行业的监管将居于首要位置,或采取积极手段净化行业。

美国政府机构对区块链分析公司的服务购买金额逐年增长,这一定程度印证了行业发展同政府执法需求的正相关关系 | 来源:Diar,碳链价值
区块链分析公司的融资情况来看,随着行业的纵深发展以及相伴随的潜在违法犯罪活动的增加,主要区块链分析公司融资额呈现逐年增加的状况。据不完全统计,仅仅2019年以来,主要区块链分析公司获资便达到6640万美元,其中知名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今年以来完成两轮融资,共获3600万美元,占今年迄今为止融资额的半壁江山。需要指出的是,其中有一笔融资是以收购形式完成的,即Coinbase作价1350万美元于今年2月份完成的对Neutrino的收购案。

2019年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融资一览(注:在Diar的报告中,还有一家名为Bitfury的公司同样有区块链分析业务,但并非主业,故未纳入列表;此外,Blockchain Intelligence Group的被收购价未知,故未标注融资额,所以迄今为止该领域融资总额为至少8798.92万美元) | 来源:Crunchbase,Diar,碳链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主要区块链分析公司中,Chainalysis是最显眼的企业之一,不但以超过5000万美元的总融资数(迄今为止公开披露的数据)傲视群雄,也同美国政府有着最为紧密的合作(上文援引的Diar报告中称,美国政府机构对相关公司570万美元的投资中,高达530万美元的资金都流向了Chainalysis公司,其中就包含一笔由IRS完成的高达160万美元的订单)。

据路透社4月24日的报道,Chainalysis的实时交易监测工具已经涵括BTC、ETH、BCH、LTC、TUSD、GUSD、USDT、USDC、PAX以及BNB这十个币种,这意味着公司、政府和执法机构能够通过相关工具,追踪这10种加密货币的流向并跟踪涉嫌违法交易。

3.如何降低禁令风险

需要明晰的是,上文中那四种攻击方式代表的最坏的情况的集合,这将使联邦政府面临诸多法律挑战,更不用说其需要在多机构中指导和协调各种实质性优先事项,与此同时,同加密货币相关的机构如SEC和IRS早已公开承认人手不足是其执法的掣肘因素。更具体而言,以下是相关风险或部分地减轻的一些原因:

1.政府很有可能对交易所运营方颁布禁令,这正是中国政府曾在禁止ICO的同时所做的事情。然而,美国的系统与机制使得政府要直接实施类似的行为面临着更多的法律挑战,这就要求相关禁令在美国的实现必须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过程。

我们已经看到Bitfinex的母公司、Tether稳定币相关方i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诉诸法律之战,这意味着其他位于美国的交易所,由于从庞大的营收与富裕的VC手中获资颇丰(如Coinbase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E轮中获资3亿美元),在面对政府关闭它们的业务的决策时,或更有底气与能力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进一步,如果政府真的拿交易所开刀,加密世界中的用户、资金将会迅速涌入DEX中,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近来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地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而今年1月份以来,以太坊上的DEX的交易量更是有着3倍左右的增幅,并且,这些DEX中,无许可的DEX占据80%左右的市场份额。这种趋势将进一步降低重监管对加密货币交易造成的影响。

2.如上文所讲,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财政部的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封禁了两个比特币地址(149w62rY42aZBox8fGcmqNsXUzSStKeq8C 与 1AjZPMsnmpdK2Rv9KQNfMurTXinscVro9V ,这两个地址的最后一笔交易均停留在2019年3月13日,余额分别为0.00024812 BTC与 0.00098789 BTC),即美国公民不得向该这两个地址转账。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比特币并非法外之地,被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列入黑名单的方式对比特币持有者进行制裁。

这种制裁当然值得加密社区警醒——比特币可能无法永远是“自由货币”,但是从其实际的效果来说,目前可能是十分有限的。

“基本上来说,美国财政部是通过谷歌搜索到了我与我的比特币地址,而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受制裁人之一Ghorbaniyan向纽约时报表示道。换言之,所有受制裁人仍然有可能通过更换一个新的比特币地址来逃脱美国政府的制裁。而事实上,纽约时报的消息也表明, 两位受制裁人在禁令不久后便又重新以新的网站和加密货币地址重返商场。

退一步来说,就算美国政府因此去起诉违规的美国人或者身居美国的外国人。定罪的可能性几何也尚待观察,因为暂且尚无这方面的判例可循——正如美国人并无义务去核查联邦储备券(federal reserve note)的前后使用者的身份情况。

3.就施加关税而言,由于中美贸易的推进以及数千亿美元的商品业已被裹挟其中,矿业相关设备被课以重税是有一定可行性的。但这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它仅仅能够减少算力的增量,但却对现有的算力存量没什么影响—,这进一步使得第四种糟糕情况(即美国聚拢足够的算力来发动51%攻击)难以实现,因为无论从ASICs制造能力、芯片生产以及相关的设备、供应链来来说,美国手中的牌都不足够多,这一产业同以台湾、香港//深圳、日韩等为代表的东亚国家和地区密切相关。

4.上述第四种攻击场景是后果最为严重的(就其对比特币以及其他公有区块链的风险来说),但也是最不可能发生的。许多加密货币社区早期的密码朋克仍然担心CIA/FBI渗入开发者社区,秘密收集哈希算力,最终将比特币一锅端。有些人甚至认为中本聪已经被逮捕并目前掌控在政府手中。这类想法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 51%攻击的实际影响在主流媒体的叙事中被放大了——尽管一些双花是可能会发生的,但通常来说一个人的资金是安全的,并且比特币或者区块链区块链网络都可以回滚,并在受到显著攻击之前分叉以恢复网络状态。

类似这样的事情对于比特币的价格来说显然极具负面影响,从用户情绪的角度来说,这是一场彻底的战争,将比特币的推及普罗大众的时间节点延后至少5-10年。
然而这需要美国政府积攒海量的ASIC,并且从政府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仍在寻找可以帮助其运营全节点以辅助政府部门进行基于区块链的分析的外包商。

最新一例美国政府试图直接涉足加密货币的事件是SEC聘请外包商来运营比特币、以太坊以及瑞波币的节点,以绕过第三方来直接从各个区块链内部收集和分析数据,然而这也暂时只是出于招聘阶段,尚未有实际的影响。

· 一些人关于CIA及FBI渗透开发者社区的想法,实质上错误地高估了开放式无许可网络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毕竟对美国政府来说,中东的乱局、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比加密货币更为重要。

· 如果中本聪真的被美国政府逮捕了,那川普关于Libra在推特上发表的系列言论以及美国财长姆努钦在新闻发布会中就加密货币提出的观点,都会因此而相当不同。

这可能同我们尚未有明确证据表明外星人的存在一样,如果中本聪由美国政府把控这一想法属实,总统可能难以在推特上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去声张,白宫也无法保证其部分内部职员向华盛顿的媒体喂料。

4. 提高接受度:涌向华盛顿的智库和说客

要想获得一个较为轻松的监管环境,如对于早期互联网相对友好的《1996年电信法案》,全球的加密货币社区都需要更好地说服立法者,推动他们改变。达成此事最好的方式是驱动消费者对加密货币的的注意力,提升其接受率,并进行广泛的用户教育,并尽快扭转技术接受率S曲线。

同时,需要有更多加密世界原生的组织、个人去与政府部门沟通,建立深度联系。Circle创始人、Libra项目负责人最近落座国会参与数小时的专题听证会就是很好的一种沟通方式。再如,由业内头部公司Coinbase、Circle、DCG、Protocol Labs等牵头成立的Blockchain Association,Coin Center,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等组织,聚焦于区块链、加密货币相关的研究、政策立法推动等,也都是加密世界与政府部门间的桥梁。

这是所有公有无许可区块链、由企业背书的区块链项目(如Libra),甚至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共同任务。只有让数字资产的世界更为人熟悉、理解,并将其融入于尽可能多的美国人的生活,我们才能消除华盛顿一众政客们的对区块链技术与加密货币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担忧,并释放该技术最终能带给这个社会的积极力量。

参考:《Mr. Nakamoto Goes to Washington》https://medium.com/messaricrypto/mr-nakamoto-goes-...

内容来源:碳链价值 作者:王泽龙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