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在不做改变的情况下,如何扩展比特币?(二)
2019-05-19 22460 1

前言:如何在不对比特币做改变的情况下实现扩展,除了我们常听到的layer2、大区块、侧链等方法之外,本文作者提出一个制度性的解决方案,以比特币作为支撑准备金的比特币银行模式,这是否是一个好的扩展解决方案?留给大家探讨。本文作者是Nic Carter,由“蓝狐笔记”社群的“鑫鑫”翻译。

接第一部分《在不做改变的情况下,如何扩展比特币?(一)

比特币银行在哪里?

那么,如果Finney的比特币银行能够帮助扩展比特币,那它们在哪里?大型交易所和托管机构(我指的是交易所、托管机构和其他可以把比特币和这里的"银行"互换的存托机构)只是另一组受信的第三方。作为比特币的看门人,他们往往弊大于利,不利于开放访问和自由退出。

好吧,标题有点夸张。Coinbase-BTC-IOUs、Bitfinex-BTC-IOUs和Xapo-BTC-IOUs并不授予用户和原始比特币相同的交易担保,但它们仍然代表了一个被低估了的扩展向量。那些自称相信制度性扩展的人包括Xapo的CEO,Wences-Casares:

Xapo中会发生很多交易。因为从Xapo到Xapo的交易不需要经过区块链,所以它们可以实时免费地完成。因此,我们会发现对于通过区块链运行的每笔交易,大约会有20个Xapo到Xapo的交易。

很容易看出,比特币银行是如何根据存款发行实际的票据并充当侧链中的挂钩的。但要使其可信,需要保证可赎回性。这和Tether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曾经一度没有人相信它们真的可以兑换美元。正在进行的准备金证明将有助于保证这一点。

如前所述,准备金审计证明允许存托机构证明其持有一定数额的准备金,然后在受信的审计师的帮助下,利用该证明证实其负债与准备金相符。

或者,你可以让用户确定是否存在内部余额以匹配他们的存款;如果有足够多的用户这样做,可以相当有力地保证交易所具有偿付能力。应该注意的是,准备金证明决不是银弹。CoinDesk的Danny Bradbury注意到比特币准备金和法币操作都应得到证明,快照数据远远低于正在进行的准备金证明。

历史上,许多交易所都进行过准备金证明。这些似乎主要是由于Mt Gox破产造成的。有趣的是,准备金证明的历史大多是无法兑现的承诺。多家交易所删除了其先前准备金证明的所有痕迹,而其他交易所则背离了持续进行准备金证明的承诺。

• 2011年6月:Mark Karpeles通过著名的424242比特币交易构建了一个粗糙的偿付能力证明

• 2014年2月:Coinkite发布(现已删除)准备金审计证明

• 2014年2月:在Gox破产之后,Coinbase、Kraken、Bitstamp、BTC China、Blockchain.info和Circle的高管们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承诺会进行审计并提高透明度。只有Kraken和Bitstamp证明了准备金,并且都没有持续下去

• 2014年2月:Coinbase召集Andreas Antonopoulos审查其资金储备,尽管他没有进行正式审查。随后他删除了相关的博客。

• 2014年3月:Bitstamp对外发布偿付能力证明,期间创建了历史上最大的交易(当时)

• 2014年3月:Kraken使用Merkle方法提供准备金证明,声称它们“打算持续进行定期审计”。实际上并没有。

• 2014年4月:英国交易所Coinfloor发布了其第一份可证明偿付能力报告。与现有的其他比特币交易所不同的是,它们在下个月跟进了另一份报告。一直持续跟进。上个月,他们发布了第60份报告,远远超过了其他交易所的总和。

• 2014年8月:火币发布了Stefan Thomas管理的准备金证明审计

• 2015年6月:Bitfinex发布新闻稿,声称将使用Bitgo的多签软件摆脱汇总模式,将用户的资金存储在隔离账户中,这样存款人就可以实时验证他们的链上资产。 2016年8月,Bitfinex遭到了多达119k比特币的攻击,它们放弃了隔离多签方法。 Bitfinex随后发布了比特币,EOS和以太坊的冷钱包地址供公众审查。

• 2018年11月:Tether发布了类似的准备金证明; 它们的银行合作伙伴Deltec银行信托有限公司证明了他们的现金余额。 虽然质疑者并不十分满意,但这与流通中的Tethers数量相匹配。

等待交易所跟进初始的准备金证明

一个共同点出现了:交易所和存款机构往往只会在极端胁迫下出具准备金证明。2014年的一系列活动的起因是Gox破产。尽管有人声称准备金证明将在这些交易所成为持久和常规的程序,但除了Coinfloor,没有人兑现这一承诺。

也许情况正在发生改变。Fidelity Digital Assets、Square Crypto、Bakkt和Erisx等新的存托机构正在进入市场,其中一些机构已宣布打算对比特币用户承担更大的责任。随着监管者变得越来越成熟,他们总有一天会期望比特币银行进行加密货币审计,这并非天方夜谭。据最新披露QuadrigaCX并非意外丢失私钥,而是实际上已经破产并存在潜在欺诈,2019年可能是一些交易所重新审视其准备金证明协议的时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新物种可能会蚕食它们的市场份额。

结论

比特币是一种制度性技术,也许我们不应该强迫它进入一个不适合它的模式,而应该试着去考虑它当前的现实。是的,托管机构和银行的混乱局面已经出现,它们中的许多人对用户存款采取了肆无忌惮的态度,从这些蜜罐里偷走或挪用了超过10亿美元。

现实地说,能否修正这种情况以适应比特币的天然特性?尽管有一句“不是你的私钥,不是你的币”的口头禅,比特币银行仍会存在:便利性的折衷实在太吸引人了。如果我们承认只要它们提供有用的服务就可以一直持续运作下去,专注于而非带来比特币的担保,那会怎么样?

十年过去了,比特币已经进入青春期。也许可以把它看成一种奇特的野兽,适合于狭小的空间——它可以在自己的毛皮中变得更加舒适。通过往对比特币固有透明度负责的实体集合中增加制度,我们可以从根本上改善比特币存托行业的现状。

反对意见

比特币银行本质上与比特币不相容

比特币领域存在着某种虚无主义的观点,它完全否认了交易所和托管机构的重要性,就好像它们不存在一样。在我看来,这往往是出于对2010-12年那个时代的怀旧之情,那时的网络确实相当扁平,没有层级。当然,你不能阻止自由企业和商业,以及聪明的企业家决定为比特币用户创造有用的交易、托管和银行服务。

正如大多数专家所说,这绝不是一个阴险的讽刺,我认为这是一次完美的自然进化。银行现在是我们网络中有意义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是的,运行一个用于验证接收到的支付的节点很重要,但实际上,某些节点比其他节点更重要。特别是交易所节点、区块链浏览器节点、区块链API公司、商家服务以及将来会出现的大型闪电网络中继。这没什么问题,也不会影响比特币。

现在流行一句"不是你的私钥,不是你的比特币“的口头禅,尽管这是绝对正确的,但忽略了要点。对于那些决定把私钥交给交易所换取银行借据的人,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是否应该沾沾自喜地嘲笑他们不愿意自己保管(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仍然不直观)?或者,我们是否应该同情他们,试图通过让交易所承担责任以改善他们的处境?我强烈建议我们做后者。

既然准备金证明如此失宠,为什么会有人现在就开始证明它呢?

加密货币行业有一个反常的特征,可以称为透明度悖论。简单地说,你越透明,你的攻击面就越大,你的批评者就越有机会破坏你。因此,开放和透明是不被鼓励的。由于到目前为止,该行业的监管力度较轻,因此大多数成功的项目在运营中都模棱两可。对于已建立的项目,没有等价的10-K,对于新代币的发布,也没有等价的S1。

比特币存托机构也是如此:这些机构受制于一系列含糊其辞的制度的监管,没有针对特定领域的监管机构(至少在美国是这样)。在这种背景下,尽可能少地披露他们的经营情况往往是有利的。此外,准备金证明费用很高;而且在过去的三年里,交易所并未寻求通过信誉来实现差异化,而是通过流动性和上币数量。

我认为,促使交易所开始提供准备金证明有几个催化剂:

• SRO的增长。如果没有任何新的立法或者更积极的监管机构,自治组织可能会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发挥更大的作用。日本在这方面已经领先了。SRO需要向其国家政府提议,他们正在对交易所强迫实施标准,可以很容易(而非很麻烦)地要求成员组织提供偿付能力证明。

• QuadrigaCX的衍生后果。 丑闻的全部细节尚未披露,但越来越可能不只是丢失私钥的问题。 法院指证这是一个蓄意的、长达数年的部分准备金问题。 这种欺诈在比特币中是前所未有的; 在Gox事件中,交易所只是被黑客入侵,而不是故意从储户那里窃取资金。

• 灰/黑市和合规交易所的分歧。一系列复杂的、对监管机构友好的交易所出现,与不受监管的交易所的下层阶级彻底决裂。这一新的群体将寻求他们的差异化,不是基于交易的代币数量,而是在可信度和安全性方面。引入包括准备金证明在内的审计,将是一个天然的差异化来源。

银行的部分准备金永久性地破坏了比特币的价值主张

有一种常见的误解是,采用部分准备金的比特币银行永久性地削弱了比特币的担保。可以肯定的是,银行的部分准备金会在其持续的时期内导致信贷(不严格地说,货币)供应量的膨胀。QuadrigaCX就是这么做的:他们没有足够的准备金,而且他们秘密增加了比特币的供应量,如果你在评估比特币的供应量时包含了比特币借据的话。

然而,隐性部分准备金是不可持续的——它们通常会被发现,就像Gox和Quadriga那样。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比特币广义货币供应量(或者叫‘M2’)会随着欺诈被发现而收缩,而那些借据也会失去其可兑换性。部分准备金正在发挥杠杆作用,发现它们就是一种去杠杆化。因此,货币供应量的隐性通胀只在隐性部分准备金运作时发生。最大的银行-——Coinbase、Bitfinex等——有强烈的动机不歪曲他们的偿付能力,因为它们需要维护信誉,如果它们这么做,高管们将面临牢狱之灾。随着这个行业的成熟以及更多受监管的银行在市场中占据更大的份额,大多数被托管的基金将会选择与最负责任的银行进行结算。

部分准备金本质上是坏的/有害的

这更像是一个哲学立场,而非一个凭经验得出的立场。我倒是认为,非全额准备金的比特币银行业务是在所难免的,而且由于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妨提倡它们尽可能地负责任和保持透明。我认为,比特币银行的部分准备金之所以不好,并非因为部分准备金本身存在任何固有问题,而是因为它们歪曲了交易所的偿付能力。全额准备金交易所可以随时赎回存款;部分准备金交易所则偶尔可能会违约。

如果我把比特币借给朋友一个月,就增加了比特币的M2。我创造了信贷。Genesis、BlockFi和Unchained资本都是这么做的,但规模更大。机构大宗经纪业务——相同的概念,但规模更大——即将到来。当一家银行持有部分准备金时,它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它们通过借出一部分用户存款来创造信贷,通过向这些贷款收取比支付给存款人的利息更高的利率来赚钱。因此,为了让部分准备金质疑者保持一致,他们必须反对所有与比特币有关的借贷活动。我确实看到过这种观点,但它看起来过于严苛,而且不切实际。显然的确存在比特币借贷的需求。

我对部分准备金的态度与我对托管机构存在的态度类似:它们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最好尽可能地使它们透明化。我建议将比特币银行暴露在导致比特币增长的相同力量之下:自由市场。现在,我们有一个托管市场,每个人都天真地认为它是公平的,但随着欺诈的暴露,我们将饱受冲击的困扰。为什么不建立一个各种不同准备金率都公开透明的托管市场呢?

无法对比特币银行进行有效审计

对比特币准备金模型最严厉批评者之一是Eric Voskuil。 在他的Libbitcoin wiki的一篇文章中,Eric推翻了Ammousian的观点,否认比特币是可以被商业或者中央银行使用的可靠储备,类似于我们的货币体系中的黄金(Eric还在2018年的Baltic Honeybadger上就这个主题发表了一篇有趣的演讲)。

Eric否认了存托比特币的纸质凭证是可信的这一观点,并指出:

发行的比特币借据与准备金的比率永远无法得到有效审计。

Eric的批评似乎依赖于一些信念:

• 商业银行将会受到国家的控制——事实上,银行只不过是国家的延伸

• 准备金证明无法为储户提供充分的保障

• 准备金率必须通过信托来维持,因此无法强制执行

• 整个比特币市场将和这些存托机构连成一体,解决彼此的借据问题

我没有足够的版面来做一次全面的辩论,但我遵从Juice精彩的逐点反驳。坦率地说,我只是在一些关键领域和Eric意见不同。我认为,如果能正确提供准备金证明,并且有信誉良好的审计员,那么就可以为存款人提供的足够的偿付能力保证了。我也不认为政府会立即控制比特币存托机构的整体货币供应量;商业银行是独立的,处于非受控状态,并且会一直如此。

让我们倒回去一点。要想相信比特币银行系统能够摆脱以黄金为基础的系统注定要出现的问题,你必须相信比特币和黄金相比更适合作为储备资产。我冒昧地说情况就是这样的。特别地:

• 比特币从设计上就是可审计的。当运行一个完整节点时,它所做的不仅是持续地审计供应量并确保合规,并且还会审核完整的历史交易序列,确保每笔交易都是合法和合规的。

• 审计比特币的M1很便宜。运行一个节点每个月只需要花费几美元。相比之下,黄金节点是昂贵的。X射线荧光光谱仪价格昂贵,操作困难。一个完全值得信赖的黄金供应链也极其昂贵,以至于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伦敦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在实践中,在私人黄金市场上验证任何一块黄金的成本都非常高,以至于需要建立整个可信的供应链,从而黄金可以在有围墙的花园中流通,而不必每一步都被重新验证。如果你对此感到好奇,请阅读LBMA的良好交付规则。目前,在这一框架内,伦敦持有价值3万亿美元的黄金。另一种方案是,中央银行自己保管大量的黄金,并且从不转移。

• 评估比特币的M2的规模至少是行得通的,而对于黄金来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这里的M2指的是比特币信贷经济的价值。如果交易所像现在一样发行用于兑换比特币存款的借据,我们就有工具来验证他们有没有欺骗我们。

简言之,比特币提供了比黄金更好的可审计性保证,消除了对可信供应链的需求、高昂的存储开销或者内部验证开销。比特币的加密特性,可以通过简单的准备金证明加以扩展,正是这种性质使得比特币适用于信任最小化的托管。

为什么需要中介?为什么不推动一个所有人直接使用比特币的世界呢?

我知道我的方法可以被视为解决方案。然而,我认为生活在一个单纯使用无中介比特币的世界里的机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正常人对托管机构和银行有着贪婪的需求——这是有道理的。我们也不会自行保管股票证券。这些事情对托管本身来说是一种挑战,银行的额外好处——赚取利息、提供安心等等——使它们非常受欢迎。

据Coinshares分析,目前Coinbase、Xapo、Greyscale Bitcoin Trust、Binance等实体托管了约290万比特币。Coin Metrics告诉我们,过去5年中,约有1400万比特币活跃(发行总量为1760万,但大部分供应量丢失或锁定),因此我们将比特币有效供应量的20%交给了第三方!

在BH2018上的演讲幻灯片

我不相信有一天我们会集体醒来并决定自己保管。我看到这个行业有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托管机构继续辜负我们的信任并失去用户存款,另一个是要求他们提高责任标准。对于后一种情况,我们需要承认,无论好坏,它们都是比特币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中介的存在意味着比特币已经失败,那么教条主义者应该放弃这个项目。

坦率地说,即使你不喜欢比特币银行这个想法,你也可以要求它们提供准备金证明。正常的金融机构需要遵循严格的规章制度,因为失败的后果极其严重。我们不妨游说交易所自行审计,而非对比特币存托机构实行监管制度。

如果比特币出了问题怎么办?这是普适的吗?

我提议的框架适用于任何可审计的数字承载资产。这就是黄金和虚拟货币/商品之间的区别:它们本来就可以被审计,而黄金的审计和验证非常麻烦。隐私币更具挑战性,但也有一些方法可以使用viewkeys或选择性公开对其进行审计。

比特币银行的贷款有效地增加了比特币的供应量

精明的读者会记得他们的Econ 101课程,它证明了低准备金率银行的存款和贷款是级联的,这会有效地创造新资金——远远超过存款资金量。

这就是当出现一个充满活力的非全额准备金的比特币银行行业时的情形。事实上,如果你稍微眯起眼睛,会发现这就是当前的现实。比特币衍生品交易所票面上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现货交易所的交易量。比特币的交易量远远超过交易所的存款量,正是因为Bitmex以保证金的形式向用户发放了贷款。这就是创造信贷。

我不认为创造信贷有什么本质上的错误,因为它是金融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如果信贷是以透明的方式创造的,并且建立在没有负债的准备金资产之上,这就是对我们现有系统的重大改进。我认为这是值得追求的。

内容来源:蓝狐笔记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1)
  • 发哥爱B

    发表于4个月前
    朕知道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