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那些被套牢也要借钱炒币的,都是什么人?
2018-09-07 7562 0

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下一个群众运动是什么?

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中国的虚拟货币炒作历史,你就会发现「老人们」的分工非常明确,有的人负责发表观点和文字来抨击传统,有的人负责提出新方案创造未来,有的人呼吁大家参与改变历史,还有更多的人被他们吸引后参与这场改革历史的运动。

而且这样的运动再新项目出现之后不断地重复,一代又一代的名人大 V 为一个又一个项目站台呐喊。当一个项目已经喊到没人参与的时候,他们会转向另外一个更好的项目,再次重复这样的运动。

买了币就是有信仰,虽然跌了,但是拿稳、拿住、拿久,肯定能翻身,能回本,能翻倍!当你加入一个项目粉丝群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样的言论大量存在。

这里有很多高位买入被套牢,甚至是借钱、贷款炒币的人。这群人都是处于什么样的心理因素,在自己已经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依旧捍卫项目方,捍卫自己的财富自由梦想。

是理性还是偏执让他们捍卫自己的利益?是利益还是失望,让他们为另一个项目站队?区块链虚拟现实游戏 Decentraland 的产品负责人 Tony Sheng 将为各位从群众运动心理学角度来分析都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在炒币。

加密货币社区简直是有毒,其中不仅有挑衅、恐吓(只要试图发布任何哪怕是对某个项目稍有微词的帖子,都会让你的通知栏响个不停)和人身攻击,还有更多对其他炒币者不幸遭遇的幸灾乐祸。

只要有类似部落组织的地方,就会有冲突。一个个加密货币项目就好比是一个个部落(比如比特币部落和瑞波币部落),加密货币社区里炒币的人们因某一种加密货币而聚集在一起,就好比团结在一个部落之中。加密部落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关键人物(如 V 神和孙宇晨),部落信仰(比如加密货币就是老鼠药)。

通常来说,一个个体可以成为多个相关部落的成员。这些部落成员会展现出一些奇怪的行为举止:

首先,他们的信念中似乎存在一些非理性的偏执(比如坚信瑞波币将会被世界上所有银行所用,或者是所有的代币都会变得一钱不值)。
其次,与那些看似没有什么竞争力的加密货币社区进行对抗(为什么现实世界中的钱要与一种世界计算机进行竞争呢?)
最后,做一棵墙头草,经常转换自己所站的部落墙头。

哈哈,只有比特币没有大跌

最近一段时间加密货币市场的回落就为以上这些行为提供了最新佐证。加密货币市场已经连续几周下跌,在 8 月 13 日中比特币暴跌了 5%,而其他大部分的加密货币相对于比特币的跌幅更是惨不忍睹,跌幅达到了 20%。这一暴跌导致一些胖钱理论的布道者在 Twitter、Telegram 甚至是电视上弹冠相庆,大肆庆祝自己和比特币同好们只持有了比特币,嘲笑那些持有其他加密货币的人们。

我不会节选出这些人的言论放在本文中,因为这些文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出说话人本身。就像他们所引用的巴菲特名言那样,「表扬的时候要指名道姓,批评的时候指出其所属的那一类就行了。

投资者 Arianna Simpson 的两种反应基本上概括了我对这些人行为的困惑:

首先,我所认识的一些深思熟虑且心地善良的人,也在这个队伍里非理性地坚信自己的信念是正确的,与此同时这些人还大肆嘲讽那些持有非比特币的人们。
然后一大群人(其中很多据我所知就在几周之前还持有不同的观点)也紧随其后开始见风使舵。

有一点需要讲清楚,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批评那些「胖钱*」的信徒们,事实上我也是倾向于赞同这个概念的,并且在过去还公开地表明过自己这种倾向。我详述了这些忠实信徒的行为只是想要反映一种已成常态的事实,这些行为已经不像过去看着那么反常了。

这种现象似乎很难解释,为什么一些看上去正常的好人会去嘲讽其他人?在未来,非理性地坚信某种理念似乎成为了一种不管不顾丢脸犯错的主要方式,敌意对抗看上去也是在冒着一种被同行贴上「混账玩意」标签的风险,而且是不必要的风险。而在不同的加密货币部落间进行转换,正是同时放大了这两种风险。

我从早前就对加密货币社区里这种内斗和部落主义感兴趣,为此还写了《加密货币-无政府主义 VS 加密货币-渐进主义》来描述这种分裂的局面,在这篇文章中我花了大幅笔墨,甚至用了分析宗教信仰的视角。但是无政府主义和渐进主义这两种说法似乎还是不足以描述加密货币社区里的这种角力。

最近,当我读到了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一书后,突然间恍然大悟,这部书讲述的是像基督教与共产主义一样的群众运动背后的心理学。

如果从群众运动的视角来看,加密货币世界里的这些内斗和倾轧都是说得通的

群众运动心理学

「所有的群众运动都会激发其追随者赴死的决心和团结行动的意愿;不管它们宣扬的主张或制定的纲领如何,所有群众运动都会助长狂热、激情、热望、仇恨和不宽容;所有群众运动都能够从生活的某些部分中释放出强大的动能,它们全都要求信徒盲从并且一心一意地效忠。」

1951 年美国作家埃里克·霍弗写下了这本《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该书一经出版立即受到好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不仅将这本书送给自己的朋友,并且向更多的人推荐。这本书重新引起人们的关注部分原因是 2016 年那场最终将川普送上了美国总统位置的大选。2017 年希拉里道出她曾经在竞选期间向其工作人员推荐了这本书。

我不会在这篇文章中总结整本书的精髓,但是我强烈推荐你们去阅读原文,这本书像格言一般简明扼要。相比之下我更愿意提出一个引发群众运动的框架,并使用这个框架分析加密货币社区当中的部落主义与内斗。

群众运动的参与者

不同的人群在不同的时间里于不同的群众运动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我们按时间将他们一一列出:

「言辞者」:反现有体制的知识分子大 V

「所有当代的群众运动千篇一律都是由诗人、作家、历史学家、学者、哲学家之类的人为其前导。」

反体制知识分子的言辞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他们不仅提出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还会质疑政府的权威,这一切都是为一位拥有超凡人格魅力的领导人将自己的想法融入群众运动而铺平道路。

范例:希腊哲学家嘲笑那些异端邪教,基督教最终将他们取而代之。Cypherpunks 描述了一个启发了比特币白皮书的理想世界

「狂热领袖」:振臂高呼的人

「很多人投身革命运动是因为憧憬革命可以急遽且大幅度地改变他们的生活处境。这个道理不言自明,因为革命运动明明白白就是一种追求改变的工具。」

有趣的是,为群众运动在社会中产生而做好事先铺垫的知识分子们往往不会领导这场运动。

「基督并不是基督徒,而马克思也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当群众运动时机成熟时,一位狂热领袖会站出来激励已经激情澎湃的大众,并且将他们推向一个无可回头的境地。这位狂热领袖会将言辞者描述的社会理想转化成一种教义,并且向大众承诺随之而来的会是惊人且巨大的变革。

范例:列宁、川普、甘地

「魔鬼」:使人恐惧并与之战斗

「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群众运动不需要相信有上帝,一样可以兴起和传播,但它却不能不相信有魔鬼。」

「言辞者」追求真理,而「狂热领袖」追求的是群众团结。「狂热领袖」可以使用两种工具:希望与仇恨。希望因领袖对其承诺社会中将会产生巨大变革而出现,仇恨针对的对象则是那些阻止了这种变革产生的力量。

范例:资本家被共产主义革了命,纳粹德国人眼中的犹太人,比特币社区眼中的其他加密货币与现行金融系统

「实干家」去实施革命

「当一个实干家接管了一个得势的群众运动以后,其首要关心的就是把成员的团结性和自我牺牲精神维持下去……他倾向于倚重训练和强迫这样的强制手段……真正的实干家不是一个仰仗信仰的人,而是一个运用法条的人。」

在群众运动被推到无可回头的境地之后,实干家必须介入其中,以维持群众运动并且使之合法化。有时候当群众运动对于变革的希望超过了现实之后,这个阶段就需要暴力。

范例:乔治·华盛顿

群众运动的剧本

当所有的角色都就位了,一场群众运动就可以开始了。它的过程可以用三个阶段来描述:先知降临,形成概念,合法化。

  • 先知降临:「言辞人」用理想主义播下了革命的种子,暗示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并且大肆贬低现有的力量格局。
  • 形成概念:「狂热领袖」被知识分子(上文中的「言辞人」)的话语启发了灵感,他们向众人承诺将会发生急遽且实质性的改变,这些承诺是虚无缥缈且浮夸的,它们只是用来设立一个「魔鬼」靶子,让人恐惧并且与之战斗。
  • 合法化:一旦群众运动达到了临界规模,「行动人」就会尽其所能是群众运动合法化,并且使众人相信,「新秩序正是人们秉持着希望进行了早期斗争之后得到的圆满成果。」

将这个过程一一对应到比特币与以太坊的实践中:

比特币的群众运动

先知降临:Cypherpunks(加密朋克)们发布了一些颠覆性的作品,比如《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这一宣言促成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的问世。

形成概念:狂热的比特币拥护者如安德里亚斯·安东诺波利斯 (Andreas Antonopolis)、弗雷德·威尔逊 (Fred Wilson)、罗杰·沃 (Roger Ver),以及更多的宣扬比特币的人,都在承诺比特币将把人们从专制政权和遗留下来的金融体系暴政中解放出来。

合法化:我们至今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但看上去一群实用主义者在竭尽全力让人们相信比特币已经合法化,这样就算是比特币完成了当初挑战旧金融秩序的承诺。

以太坊的群众运动

先知降临:比特币社区的成员表达了对比特币某些属性的批评,其中一些人推出了代币,用以解决新的用例或者试验新的设计。以太坊白皮书在此时也被发不出来。

形成概念:像维塔利克•布特林 (Vitalik Buterin)、乔•卢宾 (Joe Lubin) 和「硅谷」(Silicon Valley) 这样的狂热分子开始鼓吹去中心化网络拥有的美好前景,承诺人们将通过去中心化网络从国家暴政和互联网垄断中解放出来。

合法化:我们还远没有达到这一步。

上述群众运动思路你可以用于分析自己最喜欢(或者最讨厌)的加密货币、政治领袖或者巨头公司(比如特斯拉)。

加密货币,其实是一场争夺狂热粉丝的战争

现在让我们回到在加密货币社区部落中观察到的那三个令人困扰的行为吧。

  • 对于所持有信念的「脑残式」确信
  • 敌意对抗其他加密货币部落
  • 频繁的转换所在加密货币阵营

群众运动中竞争的本质包含了解答上述困惑的线索:

当人们已经因为某种群众运动而被训练成熟之后,他们通常可以毫不困难地再次投身到任何一种有效的群众运动中去,而不是被单一的教义或信条捆住手脚。」

  • 所有群众运动都具有竞争性,一个群众运动的成功是以其他所有群众运动的损失为代价
  • 所有群众运动都可以互相转换

在群众运动中得到锻炼,熟练了那一套玩法的人群不仅仅能够有效参与到特定形式的宗教、金融或其他形式的群众运动中去,在任何一种群众运动中,包括直接竞争的运动中都能如鱼得水。这些已经得到锻炼人群对于社会运动、对抗性斗争的成熟程度高于平均水平。一个理念激进的团体更有可能从一个相互竞争的激进团体中招募成员,而不是从一个对于各种运动态度冷淡的群体中招兵买马。

「人们在不同的群众运动中彻底改变观念或者转换阵营既非罕见,也不是一种奇迹。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次改变了信仰的群众运动似乎都把敌对阵营中的狂热追随者看作是它自己的潜在皈依者。」

这就解释了加密货币项目之间的竞争为何如此激烈,虽然除了它们所选择的技术之外,这些加密货币看上去似乎毫无关系。它们可能并不是在争夺商业地位,这些加密货币项目真正想要抢夺的是一群忠实信徒:「一个群众运动在(争夺忠实信徒上)的成功往往以其他群众运动的损失为代价。」

为了理解为何群众运动的狂热分子会以看似非理性的确信态度来陈述事情,我们可以考虑一下是什么让群众运动的教义行之有效

「那些想要改变一个国家的人,必须知道如何在群众中点燃和煽动一种奢望。这种奢望可能是死后进入天国,也可能是生时建立一个天堂般的国度,既可以是掠夺无数财富,也可以是取得神话一般的丰功伟业或者统治世界。」

「教义的有效性并不在于它是否有意义,而在于它是唯一真理的化身而呈现出的确定性。如果一种教义不能让人难以理解,那它就必须含糊不清,如果既不能做到晦涩难懂,又不能模棱两可,那么它就必须是无法证实的。」

在争夺忠实信徒的竞争中,布道者宁愿冒着被证明是错误的风险,只要这能让他们塑造出一个有效的教义就是值得的。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这些布道者往往会大胆发言,语焉不详,在面对各种可能性时一遍又一遍地随意预测。通常,这些发言试图嘲笑和怀疑那些与之展开竞争的运动所坚持的理论。从群众运动的角度来看,这么做可能并不过分。一个与你竞争的群众运动如果先一步走到了先知降临的阶段,就会对你产生威胁。

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下一个群众运动是什么?

群众运动的发生规律可以帮我们更好地理解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发生的那些事。加密货币社区之间的争斗也遵循了群众运动的剧本,加密货币的追随者表现得与群众运动中的忠实信徒们无疑,他们也是被「急遽而巨大」的变化的承诺所吸引。加密货币之间的竞争与内斗同样激烈,不同加密货币的信徒们也常常转换阵营。

其实加密货币世界很早就开始了这种群众运动,至少在先知降临阶段与形成概念阶段之间就已经露出苗头。而先知往往是事后才被追认的:只有在一次成功的群众运动之后,你才能指出当初最先发声的「言辞人」是谁。在今天,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加密朋克、中本聪和 V 神就是先知。至于其他的加密货币能否通过群众运动取得像比特币与以太坊一样的合法化地位,还有待观察。

对话语权的争夺可以被看成是不同的加密货币教义为吸引下一波忠实信徒而展开的进化之战。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放大了这种混战的效果。当某种加密货币处于市场周期的上行周期时,仿佛就成为了赢家,其理论得到广泛的传播且新加入的信徒数量也会水涨船高。而当市场开始反方向波动时,在这一波中的赢家就会获得动力并且抢走追随者。

如果一个加密货币组织的群众运动发展壮大,世界上已有的其他金融势力就会开始反对它。纵观历史,所有成功的群众运动都充斥着暴力,那种暴力可比 Twitter 以及 Telegram 上的互相攻击血腥得多。当这种暴力产生时,我们一般可以判断出这些群众运动处于形成概念与合法化两个阶段之间,这种暴力来自于上层的神仙打架。

从群众运动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社区还没有形成什么成气候的大型集会。处于早期阶段的加密货币群众运动之间的竞争仍将持续,直到有一天真的发展成喋血街头。

那么我们在这当中能够做些什么呢?作为个体,我们应该注意那些发生作用的心理机制。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偏差可以制止不友善的行为。作为加密货币项目的运营者,我们可以从成功的群众运动中学习如何点燃激情。群众运动心理学概念的引入拓展了加密货币项目的成长范围。而作为一个对自由世界更感兴趣的社区,我们应该认真考虑内斗到底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加密货币项目走向主流化的可能。

注:fat moneys(胖钱)是一个加密货币圈子中的新标签,用来描述比特币使用者坚信的那些东西——资本将流向被设计成货币的加密资产(例如良好的货币政策)。这个名字来源于对 2016 年乔尔·莫内罗格推广的胖协议理论的一种半开玩笑式的引用,所以胖协议的支持者其实也相信胖钱那一套说法,即非货币的加密资产(比如实用令牌、智能合同协议)从长期看来将毫无价值。

内容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版权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币源社区立场,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我要评论
字数上限50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