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1239 0 0
  • RMB 275

    比特理财
    • 287
      帖子
    • 12
      评论
    • 2.98万
      源点
    「复杂美」吴思进:离开Token的区块链,像航行在陆地上的船 | 解码数字新浙商No.20
    发表于1个月前 只看楼主 帖子标签: 区块链  复杂美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罗永浩曾经有个比喻,“如果你身处大航海时代,赶上了地理大发现,最过瘾的就是做个船长,要么去当个船员,实在不行嫁个船员,再不济也要到码头上看看怎么回事。”吴思进就是那种会千方百计找艘船,开过去一探新大陆的人。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采访吴思进,刚坐定,他拿出了一个圆环型LED支架,熟练地架上自己的手机,“边聊边录,感情不能浪费”。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那是一台常被主播用于直播时补光的装备,70后的吴思进,很会“玩”。过去几年,从专访到直播,从公开演讲到专业培训,只要对科普区块链有帮助的,他几乎来者不拒。2013 年,吴思进无意中接触到了区块链技术,找来了比特币白皮书和一堆代码,埋头看了两天,触动很大。“区块链会对整个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的变革作用”,他决定将自己创办的复杂美全面转型,探路区块链研发。 2016年,在众多公司还没有突破区块链的技术门槛时,吴思进带领复杂美从零开始,做出Demo;2017年,多数区块链公司在研发底层设施时,复杂美落地了好几个与世界500强合作的项目;2018年,复杂美与百年老店杭州知味观合作发行区块链月饼,尝试资产数字化……不过,吴思进并不寄希望于走一步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开始做一件事情之前,如果把所有的顾虑都考虑完了,那什么都不用做了”,“你担心的问题我认为都会解决的”,“我们有办法有能力防止Token可能带来的威胁,不能因噎废食”。 对话的两个小时里,我常常错觉被拉回到90年前的仲秋,胡适先生为“中国科学社”写下那句歌词:“我们唱天行有常,我们唱致知穷理。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数字新浙商」访谈现场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意味着彻底打破垄断和信息壁垒,真正可以让信用体系掌握在用户自己的手上。去金融中介和去贸易中介将会成为必然趋势。

    很多人在开始做一件事情之前,考虑得太过完美。做一件开创性的事,要看到它的核心点,看到它对传统模式的颠覆性作用,大局的创新意义要远远大于局部的瑕疵。目前的场景其实都是阶段性的优化方案,真正的未来,是用区块链技术穿透整个生产、协作、消费及交易环节。点对点的金融支付、借贷、贸易,将其token化是主流,个人的白条、企业的白条、商品的提货券,甚至还有股权,这些都可以上链,这就是价值互联网解决的事。我们有办法有能力防止token可能带来的失控,但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就此放弃对它的探索,毕竟区块链核心就在token。没有token的区块链,就像船在没有水的航道里面航行一样。

    ——吴思进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谈创业初心:

    区块链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机会

    章丰:「复杂美」这个名字给人的第一印象,像一家做美妆电商的公司(笑)。

    吴思进:我在浙大读研期间看过一本书,米歇尔·沃尔德罗普的《复杂》,说的是美国一些科学家们在各自领域发现,这个世界是一个相互关联和相互进化的世界,并非线性发展的。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仅存在着结构和秩序,也存在着混沌。 为什么叫复杂美」?复杂系统是美的东西。比如自然界的一朵云、一棵树,它是复杂的自组织进化过来的,如果没有混沌,没有自组织,它是不美的。

    章丰:用复杂美的视角看区块链倒是很切题,因为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世界,底层是一个由自组织构成的生态体系。

    吴思进:理解区块链,一定要摒弃原来的条条框框,用进化的视角、颠覆的眼光看问题,需要有非常强大的创新能力和接受挑战的能力。2013年我投身区块链创业,因为区块链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机会,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机会。

    章丰:这些年你在各种场合科普区块链,有什么心得?

    吴思进:我到处演讲,一方面是为了公司有更好的品牌和发展,另一方面,很多听者也给了我非常好的观点和反馈。接触的人越多,场合越多,你对区块链的认知越深刻,抓住市场的机会就越大。所以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幸运的,有那么多贵人能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和帮助。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谈区块链核心:

    去中心化将彻底打破垄断和信息壁垒

    2014 年,吴思进主导申请了国内第一个区块链发明专利:钱包找回功能,由此开启了复杂美浩浩荡荡的专利申请之路。目前,复杂美已累计申请300余项区块链发明专利,其中有8项已经获得授权,300项已公开,与阿里巴巴 、IBM同列全球前三。

    章丰:复杂美在区块链领域的专利上做了大量研究和投入,且大多是发明专利,出于怎样的考虑? 吴思进:专利意识是受我父亲影响,他是一名飞行员,转业以后读了大学并做了汽车方面的工程师,他申请了四个专利。任正非说“专利就是核武器”,尤其是中小企业,如果我的竞争对手非常强大,我至少可以用专利武器来保护自己。有些人还会开玩笑说区块链都是开源的,你为什么要写专利?专利一定是人家还没有发表和证明的东西,我写了区块链专利以后,可以证明这是我最早提出来的,否则容易被说成是抄袭。章丰:现在你的专利有被抄袭吗? 吴思进:我们写了专利以后一两年内,很多的创新跟我们是重合的,比如钱包找回、多层区块链等等。专利给公司带来的好处在于大家知道复杂美是一家创新的公司。我们和世界五百强公司合作时,他们非常看重这一点,他们希望合作方是有自主知识产权,有创新能力的。章丰:相比国外,你觉得国内的区块链行业发展处在哪个维度上? 吴思进:国外在创新上有先发优势,但后劲不足。中国的学习和超越的能力非常强,而且有自己的创新,我们在区块链落地方面超过西方国家。章丰:复杂美的定位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供应商,杭州几家大的区块链公司不约而同选择了“区块链底层技术+行业应用”的路线,为什么?吴思进:应用和底层脱节,带来的使用成本会非常高。如果我们用国外的底层技术,最大的问题在于非自主可控一方面会受制于人,另一方面难以适应灵活多变的应用场景。这在部分国外区块链底层技术上表现较明显,海外开发者不会因此为中国的区块链应用需求做出及时的改变和响应,而跨链技术难度相对更高。章丰:对于未来的区块链生态,大家是否会更青睐大公司的底层技术?或者说,未来在区块链落地的过程中,可能出现超级头部吗? 吴思进: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业内很多公司甚至还处于迷茫之中,谁都不能说哪一家能够活下来。如果觉得蚂蚁金服或者腾讯一定赢,那我们何必坚持?认为目前大多数头部企业对于区块链的认知是有偏差的,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包括我在2015年的时候还没有认知到去中心化的重要性。去中心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彻底打破垄断和信息壁垒。所以金融机构和大公司做区块链,可能会革他们的命,他们要从垄断商转型成服务商,好比淘宝网店倒逼门店和百货店改变经营模式一样。其实今天这种现象已经在一些行业发生了,比如媒体。信息互联网让我们不再依赖于头部的电视台、杂志、报纸,网红和大咖开始掌握话语权,甚至马云还要找网红来带货。区块链时代,如果这些网红都建立了自己的销售渠道,淘宝、京东这些中心化的平台的生存可能受到威胁。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谈资产数字化:去金融中介和去贸易中介是必然趋势

    2018年,复杂美与百年老店杭州知味观合作发行了区块链月饼——一种月饼的数字提货券。知味观每一盒月饼信息都在区块链进行存证,产品信息可溯源,同时对应一个月饼Token(注:各种权利、权益的凭证集合)。月饼变得跟数字资产一样可分割和流转,大大降低了实物资产的流通成本。

    章丰:区块链月饼、区块链大闸蟹这些方式,是资产数字化的一个小小尝试,但大闸蟹要解决溯源问题,建立链上链下的数字孪生关系,还有很多重要的环节没有解决,你怎么看这些问题?

    吴思进:很多人在开始做一件事情之前,都考虑得太过完美。比如说淘宝刚出来,有人担心有假货怎么办?偷税漏税怎么办?如果把所有的顾虑都考虑一通,那什么都不用做了。做一件开创性的事,要看到它的核心点,看到它对传统模式的颠覆性作用,大局的创新意义要远远大于局部的瑕疵。 区块链真正可以让信用体系掌握在用户自己的手上,而不是被中心化的机构所垄断,这是颠覆性的。如果你是在金融机构和BAT建立的信用体系,数据是平台所有,而不是你自己的。在区块链上,再小的企业和个人,只要和他人发生了贸易关系、消费关系,都可以被记录下来,建立自己的信用体系,掌握数据的自控权。那么你可以建立自己的平台,获得更多的资源。 章丰:甚至形成自己的货币和token? 吴思进:你掌握着数据,拥有隐私权,可以选择分享给任何你想跟他发生关系的渠道或是用户。以后个人贷款就可以不用向银行之类的中心化机构借钱了,你提供个人数据,比如薪资水平、家庭情况等等可信数据,甚至陌生人也愿意把钱借给你。这中间就没有金融机构介入,也没有货币作为交换媒介,大大降低了融资成本。对于企业也一样,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借款、融资、承兑都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来实现,在区块链上积累企业的信用数据。通过区块链的追溯,减少企业对金融机构的依赖,也可以给企业提供一些融资。 刚才讲的是去金融中介,还有一点是去贸易中介。比如电子商务领域,我们曾经一度认为阿里是最厉害,结果来了一个京东,又杀出来一个拼多多。创新是永无止境的,不要觉得业态很发达,你就没有机会了。如果我们把所有的商品都预售或者token化(完成线上映射),会发生什么?现在我们也碰到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在农业领域经常会出现滞销问题,假设我们用token来解决,减少中间商,用一个优惠的价格,让消费者提前一年半载下订单。农户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剔除中介和分销商对利润的盘剥,让价格回归商品本来价值。同时,农户还可以利用区块链提供的信任机制进行商品预售,提前收到生产成本,无需压货,达到供求平衡。 章丰:这个问题用现有的中心化平台也可以解决,用了区块链,引入了token机制的区别在哪里? 吴思进:订单token化以后,不管是预定也好,现货也好,通过token提高了流转效率。区块链月饼可以像数字资产一样在区块链上分割和流转,收到月饼提货券,自己不需要,还可以直接输入收件地址送给指定人,也可挂单在区块链平台上再出售,转让给真正需要它的人。在区块链上,交易属性更强而且交易成本又非常低,因为它的流转确权成本很低。另外,token的溯源会做得更好。比如消费者可以在区块链浏览器查询到月饼的生产信息(如生产批号、生产日期等)和发货信息,确保月饼是知味观生产并从知味观仓库发出;还有可能帮助解决互联网电商的假货顽疾,因为每一个数字月饼上,都有生产厂家的签名无法作伪,购买者不用担心买到假月饼。章丰:token肯定是真的,但是对应线下的实物会不会成本很高,以区块链大闸蟹为例,它脚上绑的标签是可以换的,毕竟链下的资产管理它还没有做到那么好,万一被换了呢? 吴思进:这些问题都是会解决的,比如标签换了以后会有人举报,商家的信用就会受影响。至少总量是可以控制的,十万只真蟹全部换成假蟹,那真的蟹照样卖不掉,有必要去换吗? 章丰:我想起胡适那句,“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你其实都是往前走一步,不是寄希望于走一步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 吴思进:区块链也不是包打天下,不可能用一个技术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优秀的企业用区块链是有利的,可以让企业的传播力度更大、品牌维护更方便,而且商品和服务会更好卖,用户量更多。弄虚作假的企业一上区块链,就很容易原形毕露。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谈应用与监管:离开Token的区块链 像航行在陆地上的船

    章丰:在区块链应用场景中,你比较看好哪些领域?

    吴思进:目前的场景其实都是阶段性的优化方案,真正的未来,是用区块链技术穿透整个生产、协作、消费及交易环节。点对点的金融支付、借贷、贸易,将其token化是主流,个人的白条、企业的白条、商品的提货券,甚至还有股权,这些都可以上链,这就是价值互联网解决的事。

    章丰:但这些基本上现在我们还没看到。

    吴思进:我们现在都已经在做,先做好底层,等着风来。复杂美一定要在整个行业里保证领先地位,甚至跟第二名、第三名拉开差距,在技术上领先,在市场意识上领先,在品牌上领先。原来行业里很多方案没有token化,包括现在政策上大家对token理解尺度也不一样。大的机构不敢做token,可能出于政策的谨慎,有被归到ICO范畴的风险。

    我们不会去踩红线,一定会想办法解决实际问题,也会跟政府多沟通。我们是最贴近中小企业和个人消费者的,有一定的发言权,所以我们会把接触到的问题进行解决或者反映。对于创业公司要有相对开放一点的环境,不束缚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活力。

    章丰:未来十年二十年,上链最大的推动力和阻力是什么?

    吴思进:最大的阻力不在技术层面,在于大家对于区块链的认知。比如说在我公司里,我对token的认知就是最早的,我要求任何项目都要做token,很多人会反对我,因为他的认知到不了这个地步。

    章丰:token就像区块链的血液一样,如果没有血液循环,就没有持续地运营和繁荣。现在很多人不做,可能是一种谨慎的政策策略。

    吴思进:其实我们有办法有能力防止token可能带来的失控,但不能因为因噎废食,不能就此放弃对它的探索,毕竟区块链核心就在token。没有token的区块链,就像船在没有水的航道里面航行一样。有token和没有token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商业模式。这种变革不是政策能够左右的,而且政策总是有滞后性的,只有在创新实践中形成共识,才能推动政策的形成。所以现在经常提监管沙盒,当然杭州还没有设立监管沙盒,但我们有自己的底线,我们是为企业实体经济和消费者服务的,这是我们的底线,也是最大的政策。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章丰:你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吴思进:好像没什么特别得意的,我觉得自己比较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章丰:经历过最沮丧的事情?吴思进:2018年行情不好的时候要裁员,给员工排名次,其实很多都是很优秀的人,这是最痛苦的。章丰:最期待发生的事情?吴思进:用一种开放包容的心态跟大家合作,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的团队,跟我们一起做事。章丰:最害怕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吴思进:我从来不害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出现任何不好的事情就想办法解决。章丰:你认为“数字新浙商”“新”在哪里?吴思进:用区块链等数字技术为制造业和金融赋能,这是“数字新浙商”最大的一个亮点。这个时代光靠勤劳已经没有用了,更要靠远见。

    编辑 | 王小猛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楼主签名:深度探索,链接百家!
添加评论 (需要登录)